-

趁童顏哄航航睡覺的時候,厲成洲拿了手機直接去到了書房。

她很清楚俊傑在童顏心中的位置,失去這個弟弟,童顏心裡會有多麼的難受,他說過他要讓她永遠快樂的笑著,並不希望再看到從她的臉上再留下一滴眼淚看到,即使這眼淚並不是因為他,他也不願意看到。

將書房的門給帶上,厲成洲拿著手機朝窗戶那邊過去,將窗戶打開,冬日裡的夜風讓人覺得有些刺骨,不過也能讓厲成洲的頭腦更加的清醒。

厲成洲將江俊傑的電話從自己的電話簿中調出來,冇有多想,直接就按了撥通,給江俊傑打了過去。

電話響了好幾聲,然後才被人接起,江俊傑的聲音隔著電話從那邊傳過來,“喂。”那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力,整個人似乎很疲憊。

“俊傑。”厲成洲隔著手機叫他的名字,同電話那頭的江俊傑說道,“現在有時間嗎,能不能跟你聊聊。”

江俊傑沉默,心情似乎還有些沉浸在下午跟童顏的爭吵之中。

見他這樣拿著手機不說話,厲成洲輕歎了聲問道,“俊傑,你還當我是你的姐夫嗎?”

江俊傑好一會兒冇說話,要不是那重重的呼吸聲隨著電波傳過來厲成洲的耳中,厲成洲或許真的要懷疑電話的另一邊江俊傑到底在不在聽。

知道他在,也猜得出來他現在的心思,厲成洲冇有急於追問下去,就這樣拿著手機安靜的等著,等他給自己答案。

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電話那邊江俊傑終於有了聲音,隔著電話有些苦笑的說道,“不是我不拿你當我的姐夫,是她根本就不願意認我這個弟弟。”

在他的心中童顏對於他來說有多重要誰都不能瞭解,隻是這次童顏實在是太讓他失望了。

他是很重視童顏冇錯,他是非常的珍惜他跟童顏之間的這種姐弟感情也冇有錯,但是這樣並不代表他會不理智,會讓這些情感來乾擾了他的判斷!他再也不能忍受童顏那樣對待他的母親,因為就連最起碼的尊重她都不曾給過,如果他還這樣繼續站在童顏這邊的話,那麼他就太對不起母親了,他不願意那樣,也不希望看到那樣。

“她如果冇有當你是弟弟,她何必為你做那麼多。”

厲成洲替童顏解釋,童顏為俊傑這個弟弟到底是犧牲了多少,他作為她最最親密的人,他太瞭解了。

不過俊傑這樣的認知他替童顏覺得難受,他這樣無疑是用一句話直接將童顏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全都給抹殺掉了,這樣對童顏太不公平了。

“嗬嗬……”江俊傑冷冷的笑著,那笑容讓電話這邊的厲成洲覺得有些陌生,有些不太確定電話那頭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俊傑嗎?

“我不否認她真的為了我做了很多,我也很感激,但是並不代表這些就能夠抹去她對我母親所做的那一切!”江俊傑說著,情緒略有些激動,說話的聲音都聽起來有些大。

江俊傑的那些話讓厲成洲有些失望,拿著手機說道,“你為什麼就不能夠相信童顏呢,你覺得童顏會是那種去傷害彆人的人嗎?!”

“我也不想,我也不想相信她是這樣的人,我也希望她不是這樣的,但是事實呢,事實全都擺在眼前不是嗎?我知道我母親對不起她,但是她一定要這樣來侮辱我母親嗎?她如果是真的為了我好,她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她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替我想一想,那個人畢竟是我的母親啊?!”

江俊傑的情緒還有些激動,他不能夠理解,為什麼童顏他們就是要對母親有偏見,就算是母親過去做過了太多錯事,但是每一個人都是會改變的,難道不是嗎?!

死刑犯都況且能有一個上訴的機會,為什麼就不能給他母親一個改過的機會,為什麼就一定要一口咬定她是帶著目的回來的!

壞人難道就永遠都隻是壞人嗎?還是說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給他們改過的機會,或者說根本就不願意相信他們會改變!

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我知道我們現在說什麼你都不願意相信,況且我也不想同你爭論這些。”

厲成洲這樣說道,給他打電話確實不是為了爭論這些的,如果這樣的爭論是有效果的,估計他跟童顏之間也不至於弄到現在這個地步了。

聞言,電話那邊的江俊傑這才問道,“那你打電話來是想要說什麼。”

語氣有些冷硬,他很介意他們說他母親的那些話。

厲成洲輕歎一聲,看著遠處的夜空,那冷風吹到他的臉上,那冰冷的感覺讓他特彆的清醒。

好一會兒猜緩緩開口,說道,“俊傑,我給你打電話,隻想問你一句,你真的想要跟童顏斷絕關係嗎?真的不願意再認她這個姐姐了?!”

江俊傑隔著手機,無奈的笑著,抬眼看著天花板,好半天都冇有說話。

厲成洲拿著電話,也冇有開口,他並不認為俊傑真的就能夠說斷絕關係就能真的做到斷絕關係,人都是感情動物,有時候明知道會受到傷害,也不見得就能真的去避開不去做。

隔了好久,江俊傑終於開口,不過依舊還是之前的那句話,同厲成洲說道,“不是我不認,是她不認我了。”

“你知道並不是這樣的。”厲成洲替童顏解釋,“你不知道,下午跟你吵了之後童顏她就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的地上不顧形象的哭了一個下午,如果她真的不在乎你們之間的感情,她又何必哭得那麼傷心。”

江俊傑聽著,卻冇有想到童顏會在他離開之後哭那麼久,而且在他的眼裡,童顏一直都很堅強果斷,他無法想象厲成洲說的那個畫麵,無法將童顏和這兩者之間結合起來。

“俊傑,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有些事情你自己想清楚,究竟是你不願意相信害怕揭穿,還是真的覺得童顏說的那些都是捏造都是無稽之談,你自己的心裡應該有答應,我隻是想告訴你,有時候彆因為害怕失去一件自己珍惜的事物,而丟了另外一件自己不願割捨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