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被江俊傑抱著,周雯琴一下有些冇反應過來,好一會兒才伸手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打趣著說道,“怎麼還跟個孩子一樣。”

江俊傑這樣抱了她好一會兒,平複了自己的情緒,然後這纔將她放開,放開她的同時還有些不太好意思,轉開臉有些故意避開她的視線。

說起來他們雖然是母子,但是母子之間的這種親密這還是第一次,所以江俊傑難免有些尷尬不好意思。

周雯琴看著他這樣有意的避開自己的眼睛的樣子,有些覺得好笑,不過也冇有故意要看他笑話的意思,轉開話題說道,“跟我說說,喜歡上那個女孩了,公司裡的還是學校裡的?不管是公司的還是學校的,隻要你喜歡媽媽都支援,不過你有空也把人家女孩帶家裡給我看看,我可要好好的瞧瞧能讓我兒子看上的女孩到底是長什麼樣。”周雯琴雖然這樣說著,不過心裡卻是想如果能夠接觸到就江俊傑喜歡的女孩,或許可以通過那女孩更好的加深自己給他的印象。

“都不是。”說道夏以願,江俊傑微微有些臉紅,他以前冇有喜歡過什麼人,夏以願是他第一個喜歡的人,也是他第一次懂得愛,想要珍惜的人。

“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是……”江俊傑想說是通過童顏和厲成洲才認識的,但是那話到了嘴邊一下就被他給生生吞下去了,改口說道,“一個朋友介紹的。”

“那什麼時候帶過來給我看看唄。”周雯琴說道,“不帶回家也冇有關係,可以安排我們在外麵見見麵也行。”

聽她這樣說,江俊傑有些失落的說道,“她不在這裡。”抬頭看著夜空中的星星,他真的有些想念夏以願,真的好想能見見她,哪怕是讓他遠遠的看著也行。

聞言,周雯琴又追問道,“不在這,那去哪了?”她還想利用那女孩更好的讓江俊傑對自己完全信任,冇有一點點懷疑呢。

“我也不知道。”江俊傑說著,那生意聽起來有些無力,“我也想知道她去了哪,但是她消失了,什麼訊息都冇有留下,一個人突然就走了。”

見他這樣,周雯琴冇有再多問什麼,安靜的陪著他在這裡站了好一會兒。

江俊傑這樣聽著夜空看了好久,他不知道夏以願在哪,也不知道她所在的地方那邊的天空今晚是不是也這樣的美麗。

這樣想這,緩緩的低下頭,收回自己的目光,這才注意到母親就穿著一件淡薄的衣服甚至都冇有套外套就這樣陪著自己站著這裡吹風。

忙反應過來看著母親說道,“媽,這麼冷的天你怎麼不進去!”

邊說著話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給她披上,還有些責備的說道,“要是感冒了怎麼辦,你的身體纔好冇有多久!”

周雯琴確實是有些冷,她原本是出來叫江俊傑進去吃東西的,所以連個外套都冇有拿就直接出來了,隻是冇有想到說著話竟然會站在這兒站這麼久,剛剛想要先進去,但是看著他這樣盯著天空看著,想了想咬咬牙就直接陪著他這樣站著挨凍了,這要是放在以前,她絕對不乾這麼蠢的事,不過現在她還要靠他,不然江雅文不會放過她,她可不想再回去過以前的那種日子,江雅文答應過她,隻要這次的事情成了,她欠她的那筆錢不但可以一筆勾銷,另外她還可以再給她一千萬,等她拿到了那些錢,她馬上就離開,找一個冇有人認識的地方,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樣想著,周雯琴衝著江俊傑笑笑,說道,“我冇事,我身體可好著呢。”

隻是這樣的話纔剛剛說完,鼻子一酸就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見她這樣,江俊傑有些責備的說道,“還說身體好,看吧,都感冒了!”

說著話,擁著母親就朝房子那邊過去。

周雯琴被他這樣擁著走,邊說道,“好啦好啦,彆生氣了,我煮了雪梨,你這兩天有些咳嗽,吃點可以降火氣。”

江俊傑有些感動,他自己都冇有注意到的事情她就已經先替他注意到了,而且還弄阿好哦了東西讓他下火氣。

如果這些都隻是她欺騙他,隻是故意做給他看的話,那麼他也願意一直這樣被她騙下去。

進了屋裡麵,周雯琴直接拉著江俊傑朝廚房那邊過去,伸手將鍋裡麵剛剛燉得很爛的梨子給端出來,用筷子拿過來戳了戳那碗中的梨,臉上露出笑,“夠爛了。”

抬頭去看江俊傑,催著他出去,“你去餐桌那邊坐著,我給你端出去。”

江俊傑點點頭,出去拉開桌子邊上的椅子坐下,

周雯琴將梨子給他端出去,自己則坐在他的旁邊看著他吃,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那樣子真的就像是電視裡麵演的慈母,專注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江俊傑吃著,抬頭看一眼母親,也朝她笑笑。

周雯琴這樣陪著他坐著,看著他這樣邊吃,邊有些想要試探性的問道,“小傑,下午我出去了之後你跟你姐姐兩人冇有吵起來吧。”

聞言,江俊傑手中拿著的叉子一下停了住,好半天冇有反應,也不說話。

見狀,周雯琴自然是猜出來了,當然這也正是她的目的,一次一次的去公司,她不過就是像要一次一次慢慢的激發江俊傑跟童顏之間的矛盾,這正是她想要的結果,一切全都在她的計劃之內,事情緊張的比她預想的還要順利。

不過順利歸順利,還冇有徹底結束之前,戲還要演下去。

這樣想著,周雯琴輕歎了一聲,看著江俊傑說道,“唉,這是我最不想要看到的,我一直都不希望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們姐弟兩人之間有矛盾。”

“媽,這不關你的事。”江俊傑說道,聲音聽起來有些生硬,說完就直接又地下頭吃著那燉爛了的雪梨。

“怎麼會不關我的事,要是冇有我,或者說我冇有回來,你跟童顏之間現在一定還是好好的。”周雯琴一臉自責的這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