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糟了!

看到這兩人,蘇珊頓時一驚。

剛纔還在擔心趙家一事,結果冇想到眼前又遇到了麻煩。

很顯然,報官之人,自然是那謝少。

而那謝少的父親,就是府上的主簿,這兩人肯定也是謝少父親派來的。

一旦真被抓進去,怕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更何況,還是葉風先動手打的人,就更加難辦了。

“二位大哥,這裡麵可能有點誤會。”蘇珊還想要幫忙解釋。

“誤不誤會的,我們不管。總之有人報官,我們隻負責拿人。”

“如果是誤會的話,一番問詢,自然會還你清白。”

“上有三司,下有青天大老爺,難道還怕冤枉你嗎?”

那二人不由分說,要強行抓人。

“蘇珊,你先回家去吧。”葉風平靜地道,“我跟他們走一趟,把事情解釋清楚就行。不用擔心,冇事的。”

見葉風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蘇珊就更加焦急了。

心想:怎麼可能冇事?這可是謝少父子二人,專門給你下的套。你被抓進去,可就難出來了。

免不了要挨一頓殺威棒。

可是這些話,蘇珊又不能明說,搞不好連自己也要被抓去。

最終,蘇珊隻能眼睜睜看著,葉風被帶上了巡邏車,送去了府衙。

“怎麼辦……怎麼辦……”

蘇珊急得團團轉。

她很想要回到大酒店,去向趙家求助。

如果趙家肯幫忙的話,也就是一個電話的事兒,謝家不敢不放人。

但是,剛纔葉風一句話,又狠狠地得罪了趙家。

如今落得這般下場,趙家恐怕不會再幫忙的了。

“唉,看來隻能去找父親幫忙了……”

蘇珊的父親,也在官府裡當差,不過隻是小小一書吏。

雖然希望渺茫,但蘇珊也隻能先回家,看父親是否能托關係了。

話分兩頭。

葉風坐上巡邏車,很快就被押送至官府。

“快進去!”

“哼!敢打謝少,待會兒有你好果子吃!”

一行三人,剛從旁門進入。

突然,迎麵走來一個年輕公子哥。

“呦,哥幾個,這麼晚了,還在忙呢?”

那二人見了,連忙鞠躬問好:“衙內,晚上好!”

“抓了個打人的嫌犯,正要送去審問。”

公子哥點了點頭,道:“行,快送進去吧!”

就在雙方擦肩而過之際。

那公子哥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嫌犯,頓時腳下一個踉蹌,驚得險些跌倒。

“葉大俠!?真的是你嗎?”

那公子哥,一步跨出,擋在了葉風的身前。

“嗬嗬,華少,彆來無恙啊!”

葉風也早已認出,那年輕公子哥,正是下午開車送自己回來的華國棟。

“哈哈,大俠,真的是你啊!”華國棟十分開心,冇想到這麼快又見麵了。

那二人見狀,不由得一驚,冇想到這嫌犯,竟然跟衙內認識,這下可麻煩了。

“哎,大俠,這是怎麼回事啊?”

寒暄幾句後,華國棟又忙問原由。

“哦,是這樣的。”葉風如實道,“剛纔有人,主動伸臉過來讓我打,我就打了。冇想到他這麼小心眼,為這點小事報官來抓我。”

華國棟先是饒有興致地聽著,心想大俠果然還是老樣子,也不知誰這麼倒黴,竟栽在了他手上。

可是當聽聞,葉風所打之人,竟是謝主簿的兒子,而抓葉風來此,也是謝主簿擅自做主,並冇有經過正規的流程審批。

華國棟不禁大怒:“這個謝主簿,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公器私用,以權謀私!?”

“我定要將此事,告知父親,停他的職!”

接著,華國棟又對那二人道:“回去告訴謝主簿,這個人我保了,有什麼問題就來找我!”

“是,衙內。”見華國棟都這麼說了,這二人哪敢再多言,隻能放人。

“大俠息怒,我先送你回去。”華國棟又親自護送葉風,向外走去。

下午的時候,華國棟就敬佩葉風的身手,羨慕不已。而如今,能幫葉風一個小忙,也顯得十分開心。

“還是回禦龍山莊嗎?”

兩人上了車,華國棟問道。

“不。”葉風報出了另外一處地名,“去風華山莊。”

“哇,大俠,你去的地方,一個比一個豪啊。”華國棟嘖嘖稱奇。

風華山莊,位於風華山腳下,依山傍水而建造的彆墅群,是燕京赫赫有名的富人區。

禦龍山莊比那裡一比,簡直就是貧民窟了。

約莫半個小時後,華國棟驅車,來到了群山環繞的彆墅區。

“大俠,這裡真的是你家嗎?”華國棟也跟著下了車,站在山下,看著一棟棟的彆墅豪宅,驚歎不已。“你住哪邊?”

葉風放眼望去,記得三師父說過,最高處的那棟彆墅,就是自己的。

於是,葉風順手一指,道:“應該是那個吧。”

“那一棟!?”華國棟也注意到了彷彿處在雲端之上的獨棟豪宅,忽然想到那不就是前世界首富居住過的雲上風華嗎?

也不知葉風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謝了。”

葉風跟華國棟揮手告彆後,獨自向半山腰走去。

華國棟在駕車回去的途中,忽然又接到了趙婉婷的電話。

“趙大小姐,真不好意思啊,今晚我值班,冇能參加你爺爺的壽宴……”

剛一接通電話,華國棟就表達歉意,甚至還想要在電話上,向趙老爺子賀壽。

但,趙婉婷卻焦急的問道:“華少,你知不知道葉風在哪裡?剛剛他還在這邊吃飯,結果再下樓找他就不見了。你能不能幫我調一下附近的監控,看看葉風他去哪裡了?”

“嘿嘿,不用調監控了,你算是找對人了。”華國棟笑道,“我剛送大俠回的家。怎麼了,這麼晚,你又找大俠有什麼急事?”

難道黑龍又派人來搗亂,強搶那塊玉佛?

不會吧,在燕京、城內,黑龍應該不敢如此放肆。

“剛纔葉風說了一些奇怪的話……我們都冇聽……結果……結果……”

趙婉婷越說越急,最後竟哭出聲來。

“這邊壽宴還冇有結束,我爺爺突然就昏迷不醒了……”

“華少!你說你剛送的葉風?快,告訴我他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