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93章

-

虎紅紅看著葉淼淼恨不能撲過去吃她的肉喝她的血,葉淼淼同樣冷冷的注視著她。

族長為避免葉淼淼再被她罵,直接喝止道:“虎紅紅,你如果再敢說出傷人的話我也不便留你了,你要想活就老實待著,彆再吵鬨。”

虎紅紅不甘的閉了嘴,虎竹立馬扶著她到一邊坐下,又給她打了些水來喝。

葉淼淼有一件事想不通,以虎紅紅先前的表現來看她是十分溺愛虎壯的,從來都是慣著虎壯由著他胡作非為,捨不得捨不得罵,就是全家被趕出部落的時候,她都是讓她的伴侶揹著虎壯走。

可現在卻隻有她一個回到部落裡,距離他們離開部澆少說也有半個月了,葉淼淼不大相信她的伴侶和崽崽會在同一天死去,當危險出現的第一天她為什麼不回來向部落求救呢?

她如果真那麼心疼崽崽就該早些回來求救啊,現在自己一個跑回來算什麼?

葉淼淼總覺得虎紅紅隱瞞了一些什麼事,比如她的伴侶是怎麼死的,崽崽是怎麼死的,她為什麼能活下來?

然而這些問題族長和虎竹也是問過的,一問虎紅紅就哭,隻說他們死的好慘,概不提是被野獸咬死的還是被其他獸人打死的。

如今虎紅紅已經摺騰累了靠在一邊的草垛子上休息著,族長、族長伴侶和葉淼淼、銀鑒四個人在另一邊的屋子裡坐著。

“銀鑒,大敵當前就先彆和她計較了,等過了這一關我自會安排她的去處。”

族長也不想因為誰破壞了族裡的規矩,可他也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條性命消失。

“族長,那現在您打算怎麼安排她呢?”

葉淼淼問著,族長扭頭看向他的伴侶:“阿竹,你剛剛是怎麼想的,隻管說出來。”

虎竹有些抱謙的看了眼葉淼淼:“我打算先留她和我在一起,等到流浪獸的事情結束後再重新打算,淼淼,我知道你心裡頭不大願意看到她,也明白你和銀鑒做了很多為部落著想的事,這次就當是我求你們了,先留她下來吧。”

葉淼淼搖了搖頭:“姨姨,我不是不想看到她,我是覺得她這個時候出現一定有問題,你剛剛和她待那麼久,你有冇有發現她身上的傷有些奇怪。”

“奇怪?怎麼個奇怪法?”

左右受傷不都是那樣的麼?青紫一片,破皮流血。

葉淼淼歎了口氣起身坐到虎竹身旁,小聲和她耳誤著:“姨姨,她身上有很多那樣的痕跡,像是被雄性掐過咬過的,你要不要再去看看。”

葉淼淼剛剛也不是故意要看那麼仔細的,隻不過虎紅紅被銀鑒扯著走的時候她脖頸後麵好大一個牙印剛好露了出來。

如果真有野獸咬在她的脖子上,那她一定會被咬死的,怎麼會隻是咬出血破了皮那麼簡單呢?

於是她便又盯著虎紅紅的其他部位看了看,獸人的皮裙有些短,上到胸下到膝蓋,因為虎紅紅胳膊和腿上的掐痕就十分明顯了,甚至是她胸前冇遮住的地方也有一片片的青紫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