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91章

-

虎壯娘被帶到了族長麵前,她像是餓了很多天的樣子,一見族長就又哭又嚎的訴說著自己這些天受到不公平待遇。

族長的伴侶虎竹和她年齡相仿,好心的給她拿來了烤肉和羊奶。

“虎壯娘,你慢些吃。”

“謝謝你老嫂子,你不知道我這些天都受的什麼罪,那些個天殺的一出部澆就丟下我不管了,我是個雌性呀,我又不會捕獵,也不識得多少路,這好不容易纔逃了回來。”

虎壯娘狼吞虎嚥的吃著,族長看了她幾眼後就出門了。

銀鑒和葉淼淼安排好後山的防守來時剛好看到他在院子裡蹲著,那模樣多少有些滄桑。

“族長,您這是怎麼了?”

葉淼淼走上前問著:“虎竹姨姨呢?”

她在山洞裡聽了白鈴的話後心中一直有事放不下,按照書中提到的內容,虎頭山部落多少年的團結與互助,以及良好的生存秩序離不開族長的領導。

而他和伴侶之間則是十分的恩愛和睦,虎竹一生也就隻有族長一個伴侶,並不是因為他是族長,而是二人之間的感情實在深厚,容不下第三個獸人的存在。

如果族長的伴侶不幸出了什麼事,那他自己也會失去生存的意誌。

到時候部落冇有個掌事說話的,這麼多的獸人難免會因為一些事情產生衝突和矛盾,至於最強者虎天,他雖然是很多獸人心中崇拜的目標,可未必就能當好一個領導者。

至少目前來看,虎天隻能算做是一員猛將。

葉淼淼心裡揣著事,卻是還冇等到族長回話就聽見了屋裡有熟悉的聲音傳來。

“老嫂子,我說成什麼也不能再離開部落了,求你給我一條生路吧,我出去就是個死呀,我,我可以多乾活,求求你們就讓我留下吧。”

虎壯娘邊哭邊嚎,手下的動作卻也不慢,一大石盆的烤肉足足有三四斤,卻是很快就進了她的肚子,就連那一盆的羊奶她也都喝了個乾淨。

虎竹和虎壯娘都是同一種族,也是虎頭山的原住民,對她的遭遇難免同情。

“紅紅,那你的崽崽呢?”

紅紅是虎壯孃的本名,被問及虎壯時,虎紅紅整個兒都僵了僵,她眼底湧起恨意,眼淚也不受控製的往下掉。

“死了。”

“死了?”

虎竹驚訝的捂住嘴:“怎麼就死了?紅紅,你那幾個伴侶我瞧著也不像是冇心肝的狠角色,怎麼就能眼睜睜的看著虎壯死了呢?”

是病死的,還是餓死的,又或者受了什麼傷?

虎竹再追問時,虎紅紅卻怎麼也不願說了,隻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嚎哭起來。

“都怪那個作妖的葉淼淼,如果不是她向族長告狀我們一家子怎麼會被趕出去呢?”

“我那可憐崽啊,他才十歲,他懂個什麼呀……”

屋子裡聲音太大,葉淼淼就算不想聽也都聽全了,她扭頭看了眼銀鑒,他那張臉上也早已佈滿了陰霾。

“族長,她怎麼回來了?”

銀鑒問著族長,被部落裡趕出去的獸人是不應該再允許他們走進部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