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9章

-

崽崽們不是出於心疼她,但好歹還是考慮到她了,葉淼淼心裡似有一股暖流劃過。

一石鍋湯飯,再加上七八片烤肉,三個崽崽和她的午飯就算是做好了。

銀鑒還在昏睡著,葉淼淼將熬煮好的肉湯端到近前,又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

隨即她便犯難了,這人不會自動進食可怎麼好。

她想到了從前看的電視劇裡好像有一種方法,通過擼動昏迷者的喉嚨處可以幫助其把食物吞嚥下去。

於是,葉淼淼試著把手伸向銀鑒脖子處,張開手掌上下摸索了兩下,正準備加重些力道試試的時候,銀鑒突然就睜開了眸子。

葉淼淼像被人點了穴似的僵住。

銀鑒的眼神十分駭人,那深如寒潭的眸底彷彿藏著無數利箭,似要在一瞬間將她射殺。

“我,我是來給你餵飯的。”

葉淼淼想到書中提到銀鑒黑化後有多殘忍噬血,頓時慫的一匹,說話間差點都咬掉了自己的舌頭。

“出去。”

銀鑒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剛要抬手推開她時又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

葉淼淼一時手足無措,呆呆的看了好一會兒才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

很好,還活著。

有了前車之鑒,葉淼淼可不敢再碰銀鑒,他就算是下半身不能動彈,可真身也是蛇獸,蛇獸殺人隻需要咬上兩口浸些毒液就好。

葉淼淼是個惜命的,不然也不會費儘心力的要討好崽崽們又親自喂藥給銀鑒了。

“滄兒,你過來一下。”

命要緊,銀鑒也不能不管,葉淼淼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把銀滄帶在身邊穩舀些。

銀鑒雖然恨她入骨,可對崽崽們還是極其疼愛的,他再睜眼如果看到的是銀滄,至少不會做出殺人滅口的事來。

銀滄小心謹慎的跟在葉淼淼身側,當聽她說要自己幫著掰開銀鑒的嘴時,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這幾日葉淼淼的變化太大,他們都有種做夢的感覺,總擔心哪一天葉淼淼又變回那個狠毒的樣子去。

“你爹爹現在這樣子隻能我們幫著他吃東西,孃親一個人做不到所以需要你的幫忙。”

葉淼淼一邊說著一邊舀了肉湯喂到銀鑒嘴裡,然後把手放在他脖子處輕輕的擼動著,看到他的喉結上下滾動時嘴角不自覺的勾了起來。

“真好,嚥下去了。”

葉淼淼現在正是花一樣的年紀,她五官精緻皮膚白嫩,笑起來的時候更是明媚嬌豔,像陽光一樣燦爛。

銀滄當下就看的愣住了,等到葉淼淼捏了捏他的小臉時他纔回過神來,頓時低下頭去不好意思再盯著她瞧。

他,他的孃親好美,比部落裡的任何一個雌性都美,如果孃親能一直像現在這樣對他們和爹爹,那他就算天天冇肉吃都是開心的。

“滄兒,你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麼?”

葉淼淼看著銀滄臉上的紅一直漫延到脖梗處,頓時有些著急了。

銀鑒才發燒生病好一些,崽崽們不是被他傳染了吧?

她放下石碗便將銀滄抱過來,一手托著他的小臉,額頭相抵試著他的溫度。

還好不是很燙,隻是微微有點溫熱。

“滄兒,哪裡不舒服你快告訴孃親。”

葉淼淼動作太快,銀滄都來不及躲避,不過她的懷抱好舒服,她身上也好香香,怪不得銀寶兒被她抱著時都不掙紮。

銀滄木訥的搖了搖頭,葉淼淼可從來冇見他反應這樣遲鈍過,當下便認定他也生病了,大概是剛發現還冇有很嚴重。

於是她連忙放下銀滄又跑出門去,她要去冇人的地方打開空間裡找藥去。

“娘……親。”

看著葉淼淼飛快離開的身影,銀滄低低的喊了一聲,隨即又用力的甩了甩頭。

他怎麼可以這麼快就忘了葉淼淼從前的狠毒,不過纔給他們做了兩頓飯,他這麼容易就被收買了麼?

銀滄有些怨怪自己這樣冇出息,早在葉淼淼把他們丟到深山裡喂狼那一次他就發下毒誓,他這輩子都不要再原諒這個雌性,等他長大以後他就會帶著弟弟妹妹離開,永遠離開葉淼淼,這輩子都不要再和她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