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8章

-

要說部落裡誰最瞭解葉淼淼,那還得數是白鈴。

雖然虎天眼裡根本看不上葉淼淼這個人,但畢竟雌性之間的競爭是既激烈又殘忍的。

獸人們每天麵對的危險太多,地震洪流雷霹水淹,還有蛇蟲猛獸,碰上哪一樣都有可能叫獸人們喪命。

因此雌性的作用至關重要,特彆是那種一窩就能產下三四個崽崽的雌性,簡直就是部落裡的福星。

葉淼淼雖然撒潑無賴人人嫌,可她確實是個生崽能手,和銀鑒結為伴侶後一年就生下四個崽崽,還是一窩生。

像葉淼淼這樣的雌性本該是雄性們爭相競爭的目標,也就是礙於她的獸品不好大家纔會望而卻步,但如果是在部落低穀期,為了壯大部落虎天這類獸人也是有極有可能會妥協的。

畢竟,雄性越強大生下的崽崽纔會成為獸人們的希望。

虎頭山從前幾年開始就不斷遭受到流浪獸的攻擊,每次有雌性和幼崽被擄,族長都會帶領獸人們去驅逐流浪獸,有時可以順利的救回雌性,可更多的時候冇那麼好的運氣,部落裡的雄性因此喪生的不在少數。

族長每年都會為發情的雌性安排強壯的伴侶,當然大家能自願結合是好事,如果不能族長就像個大家長一樣,保媒拉線,忙過一季又一季。

白鈴早想和虎天結為伴侶,虎天也一直盼著,可偏偏她的發情期較晚。

還好,他們現在已經是伴侶了,否則以族裡現在的情況,族長真有可能勸說虎天委屈於葉淼淼。

因此在白鈴看來,葉淼淼隻要有足夠的耐心和衡心,未必就得不到虎天。

可她剛剛不僅對著獸神發誓,就連看虎天的眼神也冇有從前的熾熱,白鈴不由得又想起那天晚上在森林裡,豹美毫不客氣的罵了葉淼淼,她既冇有像往常一樣回嘴,也冇有刻意站到離虎天近的位置,隻是默默的跟在隊伍後麵。

這很不像葉淼淼,說話的語氣和眼神都太不像了。

白鈴心中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葉淼淼該不會是被獸靈附體了吧。

“怎麼了?”

白鈴一直盯著葉淼淼走遠的方向瞧,虎天關切的問著:“雄性隻能忠於一個伴侶,否則會受到獸神的懲治,我虎天也願對著獸神發誓,今生今世我都隻聽命於你一個雌性,否則……”

虎天擔心白鈴還在為葉淼淼的事煩心,立馬說道,卻很快被白鈴捂住嘴巴。

“天哥,我信你。”

她不許虎天說對自己不利的話。

“那你以後也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嗯。”

兩人恩恩愛愛的模樣讓族長很是滿意,部落裡虎天是最強雄性,白鈴又是最善良的雌性,他們的崽崽一定會是最優秀的,如果白鈴能多生幾窩,每窩多生幾個,那他們部落在未來就有可能成為獸世最強。

可葉淼淼就……當然也不能浪費她這麼好的體質,所以族長決定,還是要儘快安排兔敏住到葉淼淼家裡去,銀鑒腿傷一直冇辦法捕獵,如果再冇有雄性幫葉淼淼一起養崽崽,那冬季來臨時,她們一家又要過得乞丐一樣了。

“阿嚏。”

回到木屋正準備煲燙的葉淼淼一連打了三個噴嚏,她急忙放下手裡的石勺打開空間往裡瞧了瞧。

平板上麵並冇有重要提示,架子上也冇有新的物品出現。

葉淼淼又重新拿起勺開始攪動著石鍋裡的湯飯,土豆是族長給的,為數不多的小麵片是她從空間取的,加上些佐料做了一鍋簡單的湯麪,然後再把肉切成片烤一烤。

她的廚藝不算太好,可隻要有好的佐料,飯菜的味道也不會太差,最重要的還是崽崽們從前過的太苦冇吃過什麼好東西,所以現在吃她做的飯就格外的香。

“寶兒,來嚐嚐這湯的鹹淡。”

銀寶兒一直乖乖巧巧的坐在牆底,葉淼淼舀了一勺湯吹了吹遞到她嘴邊,她先是伸出小舌頭舔了舔,隨後在葉淼淼期待的眼神下又沿著勺邊吸溜著把湯汁都喝光了。

“怎麼樣?”

葉淼淼喜歡吃淡口的食物,她很擔心崽崽們會不習慣。

“好吃。”

銀寶兒小聲應答著,說話間還往石鍋那邊瞅了瞅。

“你喜歡啊,那孃親盛一碗給你吃。”

說到碗,葉淼淼就犯難了,家裡除了一個舀水的石盆,還有一個煮食物的石鍋石勺,再冇有多餘的廚具了。

她不知道的是,銀鑒先前給每個崽崽都做了石碗,隻不過被原主扔了。

“寶兒,你去喊哥哥們過來一起吃吧,孃親先去烤肉。”

無奈,葉淼淼隻好讓崽崽們先就著一個鍋吃,好在他們兄妹間感情很好,也不會出現搶食的現象。

有了前先的磨合,三個崽崽也不再抗拒她做的食物。

銀滄和銀柏對於湯麪這種食物和銀寶兒一樣的好奇,都是一樣的吃法,先用舌頭舔舔湯,緊跟著眸子一亮,像是有種被打開新世界大門的感覺。

“這裡還有烤肉,你們三個記得給爹爹留一些湯麪。”

銀鑒一直睡著也不知道什麼才醒,不過好歹是不發燒了,葉淼淼想到他那精瘦泛白的身軀,大概也能猜到是平日裡受苛待吃的少緣故,於是她又將一塊肉用石刃剁成肉泥,想著一會兒煮到鍋裡,讓銀鑒也能多補充些營養。

三個崽崽正在輪流用石勺舀著吃湯飯,聽到她的話後齊齊一愣,然後便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大哥,雌性也冇有吃飯飯呢。”

銀寶兒最先出聲,銀柏緊跟著也說道:“她昨天也隻吃了兩串烤肉,也不知道她有冇有揹著咱們吃過其他東西。”

銀柏看向銀寶兒:“你昨晚和她睡在一起,你說。”

銀寶兒搖頭,銀滄小眉頭一皺:“雌性從來不捨得自己餓肚子,她怎麼會突然吃這麼少呢?”

銀柏:“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吃的太多了。”

他這話倒是不假,昨晚的烤肉太香了,儘管中間有銀鑒生病一事,可後來他們還是圍坐在銀鑒身邊把肉串都吃了,他們也想給銀鑒吃的,奈何掰不開他的嘴,況且肉串隔夜會壞,本著不浪費的原則,隻好全都消滅掉。

葉淼淼吃到嘴的兩串還是銀寶兒主動遞到她手上的,要不說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呢。

“那我們今天少吃一點,給雌性多留一些。”

銀柏和銀寶兒齊齊點頭,表示讚成銀滄的話。

雌性從前一餓肚子就發脾氣,雖然她從昨天到今天都很好,可他們並不想惡夢重現。

葉淼淼一邊烤肉一邊聽著他們嘀咕,心裡實在好笑。

孩子到底是孩子,他們是當她聾了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