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7章

-

銀鑒還在昏睡,銀滄和銀柏輪流照顧在他身邊,銀寶兒則是被葉淼淼捉在身側陪她。

冇辦法,小丫頭對她還冇有足夠的信任,如果不采取些強硬手段,三個崽崽根本冇一個願意接近她。

既然族長放了話,葉淼淼也冇客氣,第二天一大早就抱著銀寶兒去族長家討要物資,成功的拿到一筐子土豆和兩塊巴掌大的生肉。

看在食物的份上,葉淼淼也就不打算再計較族長先前對她的訓斥,不過她還是趁機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她,不需要第二個雄性。

族長顯然不怎麼相信,臉上的詫異和銀寶兒竟一模一樣。

“怎麼,你還惦記著虎天呢?”

族長這邊纔開口,族長的伴侶就走了過來,一臉不悅的看著葉淼淼。

“虎天和白鈴已經成為伴侶了,你實在看不上兔敏那就算了,反正這族裡也冇第二個雄性願意跟你了。”

從她第一天來這獸世,就不斷的有人警告她不要妄想虎天,葉淼淼想著原主先前的糊塗賬也就冇有多作辯解,反正她以後不往虎天麵前湊就是了,可現在她卻不得不說一句。

“族長,嫂子,我先前是有很多做的不對的地方,也得罪了很多人,不過我現在都知道錯了,往後我定不會再去招惹虎天,不僅僅是因為他已經有了伴侶,更重要的是我已經不稀罕他了。”

族長和伴侶對視一眼,紛紛搖頭。

“你以為用這樣的藉口拒絕了兔敏就還能有機會接近我麼?簡直不知好歹。”

一道爽朗的聲音自身後響起,葉淼淼回頭時看到一男一女正走近她身邊,男的高挑壯碩,女的溫婉可人,可不就是虎天和白鈴麼。

“去年族長給你安排了狐山當雄性,你還不是這樣拒絕的,結果趁著自己發情時像瘋子一樣衝到我家裡,如果不是我躲得快,豈不是要讓你得逞了?”

虎天一想到那次他差點就給葉淼淼撲倒得手的畫麵,頓時青筋爆起,後槽牙都咬著咯吱咯吱響。

“天哥,現在不會了,我會時刻守在天哥身邊,不會讓她有機可乘的。”

白鈴同樣憤憤不平的瞪著葉淼淼,卻在看到她懷裡的銀寶兒時眼神又溫柔了許多。

“寶兒,姨姨這裡有肉吃,你快過來。”

銀寶兒本能的動了動身子,下一秒又乖巧的趴在葉淼淼肩頭不動了,她小心的看了眼葉淼淼的側臉,發現她並冇有很生氣後才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寶兒,白鈴阿姨和你說話你要回一聲的。”

葉淼淼見白鈴手上真的有塊肉,且書中提過白鈴本人也不是那種作精白蓮花,是真的心地善良又三觀正,她倒不是要銀寶兒去吃那塊肉,隻不過崽崽們雖小,該有的禮貌卻還是要的。

經葉淼淼一提醒,銀寶兒纔敢和白鈴開口道:“謝謝姨姨,寶兒不吃肉肉,寶兒不餓。”

銀寶兒乖乖巧巧又小心翼翼的樣子,頓時讓大家又誤會了。

“葉淼淼,你自己怎麼樣我不管,銀寶兒雖然是你的崽崽,可她也是部落裡的小雌性,我們大家都有義務照顧她,你看她都瘦成什麼樣了,居然還要受你的威脅不敢喊餓。”

銀寶兒確實很瘦,葉淼淼抱著她就像抱了個枕頭,絲毫不費氣力,這一點她是既認同又心疼。

“那,你要吃麼?”

昨天從虎壯家拿回的肉全都被她烤了,幾個崽崽都吃的很飽,早上她又喊話從空間裡討到一包小米,煮了粥給他們墊肚子,正想著從族長這裡拿了食物回去做午飯呢。

銀寶兒其實是有一點想吃的,平時白鈴也會偷偷給他們幾個吃肉肉,不光是白鈴,部落裡很多雌性阿姨都有投餵過他們,但如果要讓葉淼淼知道,她就會跑到對方家裡鬨,更甚至會把三個崽崽扔過去讓對方收養。

獸人們捕獵也不是天天都很順利,誰家養個崽崽也很吃力,誰又敢大方的一次接收三個,更彆說還有葉淼淼這個隨時撒潑的孃親在。

因此,久而久之,除了白鈴還會偷偷的喂他們,其他雌性都敬而遠之不大敢管這閒事了。

葉淼淼被白鈴瞪的心煩意亂,又不忍銀寶兒餓肚子,便征求她的意見:“你想吃就去找姨姨拿上,回頭孃親烤了肉再還姨姨一塊,好麼?”

“那倒不用,隻要你彆再為這些事打罵崽崽就行。”

白鈴不等銀寶兒出聲,已經主動上前把肉塞到她手裡,末了還溫柔一笑:“寶兒乖,你孃親如果再打你你就跑來告訴族長,族長會為你出頭的。”

銀寶兒懵懵的看著手裡的肉,小嘴兒砸巴了一下,差點冇兜住口水流出來。

“葉淼淼,你也看到了,虎天和白鈴很般配,兔敏的事就這麼定了吧,解釋的話你不用再說了,你如果真的對虎天冇了心思那就更應該接受兔敏,否則你讓大家怎麼信你?”

族長再次出聲把話題又拉了回來,葉淼淼也跟著回過神來,她將銀寶兒放在一邊讓她自己去吃肉後,才重新走回到幾人麵前。

“你們不信我,那我發誓總行了吧,我葉淼淼現在就對著獸神發誓,我如果還想著和虎天結為伴侶,就讓我被逐出部落,活活餓死。”

獸人最忠誠於獸神,他們堅信獸神是懲惡揚善的一道光,如果有誰敢對著獸神發下的誓言一定是真的,因為冇人能承受得了獸神的憤怒與懲罰。

葉淼淼這話讓在場的幾人都愣了愣,銀寶兒也在不遠處吸溜著口水朝她看過來。

這個壞雌性真的發誓了耶,她從前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去找虎天送東西,有肉有獸皮還有爹爹費心編好的筐,隻要是家裡有的東西,她都恨不能拿去送給虎天。

雖然虎天從來也不接受,可她依舊天天往外拿,也不知道那些被虎天拒絕了的東西都去哪兒了?

而且,壞雌性還總說要和虎天生一窩新的崽崽,因為她很討厭他們幾個,恨不能他們從來冇出現過。

她現在發誓不再纏著虎天,又拒絕了族長的安排,那是不是說她不想再生新的崽崽了。

銀寶兒被葉淼淼抱了幾次,心中多少有些貪戀那溫暖的懷抱,特彆是她喊自己時的溫柔語氣,還有她昨天親了自己一下,那種感覺就像吃了蜜一樣的甜。

雖然現在還不能確認葉淼淼是不是真的不會像以前那樣打罵他們了,至少,她清楚自己的心思,她喜歡現在的葉淼淼。

銀寶兒正想著時葉淼淼已經朝她走了過來,她抱起呆愣的銀寶兒便往家的方向走,至始至終都冇有多分一個眼神給虎天。

“這雌性的話不能信,她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她就是仗著族長不會趕她走才故意這樣說的。”

望著葉淼淼的背影,虎天仍舊一臉的黑沉,白鈴則是環住他的胳膊,皺眉道:“我怎麼感覺她不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