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5章

-

葉淼淼想了想隻好把自己用來睡覺獸皮墊子折起來,再將石盆石碗都放上去,和三個崽崽一樣席地而坐。

“哎喲。”

地雖然看著平整,可還是咯的很。

“肉,肉!”

銀滄眼瞅著肉塊下冒起了細煙,擔心肉烤糊的他想要告訴葉淼淼可又不知道怎麼說,頓時急成了小結巴。

葉淼淼早知道肉串該翻麵了,她故意想看看銀滄的反應,這小崽子是兩個弟妹的主心骨,是她第一個要收服的目標。

“像這樣翻過來就好了,再等一小會兒就能吃了。”

銀滄一雙眼急急的瞪向她,就是不肯開口喚一句孃親,葉淼淼也不能真的讓肉烤糊了。

她耐心細緻的翻著每一個肉串,口水的吸溜聲引得葉淼淼回頭看去,銀柏立馬把頭埋低,銀寶兒卻還直勾勾的盯著那些肉串,銀滄想也不爭氣的吸了吸嘴巴。

崽崽到底還小,麵對食物的引誘根本把持不住,葉淼淼又好笑又心疼。

“應該是熟了。”

她拿了一串烤肉放在石盆內,用樹枝挑開肉塊看了看裡麵,確定熟透後又灑了些孜然和白芝麻粒,隨後才遞到銀寶兒麵前。

每一串上麵三塊肉,兩端故意留出很長的枝條,就是為了讓崽崽們握著方便,葉淼淼怕燙著她,刻意又在枝條外裹了層樹葉。

“寶兒,快吃呀!”

銀寶兒看著遞到麵前的肉串,口水都快流成小河了,可理智告訴她眼前的雌性不會這麼好心,她剛剛還往肉塊上麵灑了很多奇怪的粉末,聞著有些嗆鼻。

“你想毒死我們再生新崽崽,族長知道後一定會把你扔到萬獸崖下。”

銀滄突然一把奪過葉淼淼手上的肉串扔在地上,凶巴巴的朝她吼叫著:“獸族裡怎麼會有你這麼惡毒的雌性,誰家的孃親不疼崽崽,你對我們又打又罵還不給肉吃,你難道就不怕獸神懲罰麼?”

銀滄豁出去一樣擋在弟弟妹妹麵前,他明知自己無法與葉淼淼抗衡,可他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銀寶兒被毒死。

葉淼淼從他憤怒的話語裡總算聽出些什麼,原來他們以為那些孜然和芝麻調味品是毒藥,還真是警覺性高呢。

“滄兒,你誤會孃親了。”

葉淼淼知道這會兒解釋什麼都是冇用的,原主在崽崽們心裡的惡毒行為根深蒂固,他們恨她防著她都是應該的。

“你如果不放心,那孃親先吃一塊。”

話落葉淼淼將地上的肉串撿起來,輕輕的吹了吹上麵沾的土灰,又用清水衝了衝,然後重新灑上孜然和芝麻調料。

獸世物資緊缺空間又小氣,這些肉也就隻夠他們吃一頓的,葉淼淼是一塊都捨不得浪費。

眼看著她把肉塊吃下去,三個崽崽同時發出吞嚥口水的聲音,三雙眸子瞪的溜圓,她每嚼動一下肉塊,他們都會跟著砸巴一下小嘴。

“現在孃親吃過了,證明這肉是安全的,你們如果還不放心,那孃親再吃一塊好了。”

“彆……”

銀柏本能的出聲,很快又縮著脖子把頭埋低。

“我們不餓,你自己吃吧。”

都到這個時候了,他們還犯倔。

葉淼淼搖了搖頭,還是先對銀寶兒下手了,她把銀寶兒拉過來摟在懷中,撕了塊焦香的嫩肉喂到小傢夥嘴邊,輕聲哄著:“快張嘴,孃親的手藝可好著呢。”

銀寶兒受不住食物的香氣,肉塊才一到嘴裡就快速的嚼動著。

銀滄和銀柏都滿是擔心的看著她,想要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

“放心,我吃過都冇事。”葉淼淼一句話成功的將他們定在原地。

銀定兒已經餓了兩天了,一塊肉根本來不及嚼碎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吞下去,葉淼淼很會瞅準時機的又塞了塊進她嘴裡,一連餵了兩個肉串後銀寶兒纔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下來。

“哥哥也吃。”

她仍舊不敢看葉淼淼,隻小聲說著:“寶兒肚子吃撐了,不吃了。”

葉淼淼摸上她癟癟的小肚子,哪裡就撐了,這崽分明是想著兩個哥哥,擔心肉不夠吃餓著他們呢。

“寶兒再吃一串,這次吃慢點,孃親去把剩下的肉都烤上,你放心吧,大家都有的吃。”

葉淼淼將又一串手遞到銀寶兒手上,小傢夥猶豫了一下後伸手接過去,她心裡頓感欣慰。

“你們兩個也吃吧,這些是調料,作用和鹽粉是一樣的,以後我們家每頓肉裡都會出現不同的調料,孃親也會和你們吃同樣的飯,怎麼可能放毒藥進來呢?”

葉淼淼笑著解釋了一句,然後將盛放肉串的石盆往另兩個崽崽麵前推了推。

見她起身又去弄新的烤串,銀滄和銀柏這纔拿起肉串狼吞虎嚥起來,一口一塊吃的賊香,就連串肉的枝條都被他們舔了好幾遍。

有葉淼淼親身試驗過,他們現在已經不會計較肉有冇有毒了,隻是仍然有點不相信她會這麼好心對他們,萬一把他們餵飽了又打什麼其他歪主意呢?

不過那都是之後的事了,他們現在餓都要餓死了,當然先吃飽最重要。

銀寶兒手裡的肉串捨不得再吃,一直緊緊的握著,見葉淼淼轉身看她時,又怯怯的低下頭去。

葉淼淼隻好耐心的哄著她:“寶兒不用擔心,你看火上還有很多肉串,足夠你和哥哥們飽餐一頓的。”

“那,爹爹也能吃麼?”

銀寶兒這一聲總算是讓葉淼淼記起了什麼,她就說嘛,心裡總覺得有什麼事被忽略了。

“能啊!”

彆看銀鑒現在是個殘廢隻能靠編筐換取物資度日,可書中提了,他可是獸世未來最大的反派,等他黑化後獸世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界時她葉淼淼被大卸八塊的死期也就到了。

因此,想命活的久她還得先把崽崽們的爹照顧好了。

“寶兒,你爹爹在哪兒呢?”

葉淼淼自穿來後還冇有見過銀鑒,甚至都不知道他人在哪兒。

此時,另兩個崽崽也跟著她一起愣在原地,不過很快他們就起身朝著門外跑去,不一會兒葉淼淼就聽到另一間屋子裡的喊叫聲。

“爹爹,你快醒醒啊?”

“爹爹,你可不能死啊,那個雌性早就想和虎天生新的崽崽了,我們一定會被她打死的。”

葉淼淼一聽到虎天的名字就滿頭黑線,她急忙拉著銀寶兒過去檢視,卻發現,銀鑒正臉色蒼白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