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4章

-

葉淼淼氣勢洶洶的走進土洞,將手裡的破筐直接扔到麵前的肥壯雌性身上。

“虎壯娘,你可看清了,這些都是你家虎壯砸壞的筐,一個筐一塊肉,賠吧!”

虎壯娘是個什麼性子,葉淼淼早在進門前從空間裡看了個清楚,平板上雖然隻有短短三行字,可足以將她的潑辣無賴溺子蠻橫描術清楚了。

惡人還需惡人磨,葉淼淼想如果自己好聲好氣的和她講理,她未必會答應,不如照著以往的性子來。

耍潑,她最會了。

虎壯娘被砸的有些懵,她可是部落裡出了名的壯碩,雌性們都避著她走,這葉淼淼是餓瘋了麼,居然敢來找她要肉吃?

“你們兩個是虎壯爹吧,你們也來給憑憑理,你家虎壯闖了禍你們當爹孃該不該管,你們要不管我就去找族長,告你們一家合夥起來欺負我一個外來雌性,你們這樣做是想斷了族裡的生路麼?”

族裡大部分的獸人都是這一片土生土長的,葉淼淼和銀鑒卻是流落在附近被族長撿回來的,其實更像是有人故意把他們扔在部落外的,因為族長撿他們的時候,他們還都是未成年的半大崽崽。

族長一心希望部落可以興旺發達,所以格外珍惜新加入部落的了獸人,特彆是雌性。

因為對於獸人來說,雌性就是一個部落的生活希望,雌性多的部落纔會人丁興旺有前途,所以,獸人們最大的忌諱就是傷害雌性。

葉淼淼一屁股坐在地上抹起眼淚道:“可憐我家銀鑒傷著不能出去捕獵,全憑這點子手藝換肉吃,族長如果不給我做主我就帶著崽崽們走,讓其他部落的獸人都知道這虎頭山是個什麼地,看還有誰會來這裡安家。”

虎壯娘:“好啊,那咱們就一起去找族長憑憑理,總不能你說啥就是啥。”

她強勢慣了,自然不會輕易向葉淼淼妥協,但另外兩個雄性卻是清醒的,他們深知族長會怎樣斷這官司,更清楚自家虎壯的為人,他欺負銀滄那幾個崽崽也不是一兩天的事,隻是從來也不見葉淼淼找來要說法,銀鑒那個廢人更是連門都出不了。

“看什麼看,從前的事我還冇找你們算賬呢,今兒這事你們如果再不表態,那可就不是一塊肉能解決的了。”

葉淼淼單是瞧著兩個雄性詫異探究的眼神便知他們是怎麼想的,她先聲奪人:“看你們這樣子是不打算賠了,那咱們也彆浪費時間了,現在就找族長去。”

她始終把嚴厲公正的族長擺前麵,兩個雄性對視一眼後決定還是息事寧人。

“你們兩個孬貨給她肉乾什麼,像她這種不要臉的雌性就活該嫁個殘廢餓死,就算到了族長那裡我也不怕她的。”

葉淼淼成功的拿到肉塊,任憑虎壯娘在身後如何罵她都冇再理會,隻一手提著肉塊,一手抱起銀寶兒往回走。

“她真的要到肉了。”

“還不是給自己吃的,那麼鮮嫩的肉塊,她纔不會捨得分給我們。”

銀滄和銀柏照舊跟在身後碎碎念,銀寶兒同樣盯著肉塊嚥了咽口水,在她扭臉看去時又害怕的捂住眼睛。

“寶兒不餓,寶兒什麼也不吃。”

這小丫頭似乎很怕和她對視,被她抱著的小身板也是直立立的。

“嗯,那剛剛是誰的肚子咕咕叫了?”

葉淼淼抱著這麼個軟萌的小娃兒,忍不住就想逗弄她一下。

銀寶兒小臉紅的像蘋果,小嘴抿緊搖了搖頭,生怕一說話口水會流下來,葉淼淼見她這樣隻加快了腳步,三個崽崽餓的太久了,她要快點回去給他們弄飯吃,至於虎壯娘那個臭娘們,等她哪天閒了一定要收拾回去。

進家後她就將銀寶兒放下,銀滄和銀柏立馬把銀寶兒護在身後,滿眼警惕的望著她。

“我,我們出去待著,你彆生氣。”

才一眼,兩個崽崽就慫了,說話就拉著銀寶兒往屋外走。

“一會吃飯,彆走遠了。”

葉淼淼隻衝著他們背影喊了一嗓子,冇想到他們卻跑的更快了,像是被鬼攆了一樣。

——

光有肉冇有調料可怎麼成,葉淼淼試著打開空間碰碰運氣,冇想到貨架上真的又多了幾樣東西。

調料罐子太過紮眼,葉淼淼隻將裡麵的粉麵倒在石碗裡備用,她又瞧了眼另一瓶藥粉,心中暗自思索著。

按說空間是不會出現冇用的東西,這瓶藥粉也一定會起到它的作用,隻是,這到底是給誰用的呢?

算了,還是先做肉吧,她自己也快餓的站不穩了。

獸人這個時候還冇有鍋,多半架上火烤肉吃,也有一部分獸人學會了用泥巴裹著肉塊埋火堆裡燜烤熟吃,可是這樣太費功夫。

葉淼淼想了想後,先將要來的肉淘洗乾淨,再將石盆翻個麵把肉放上麵,用石刃把肉劃開切成四四方方的小塊,石刃不比刀鋒利,用起來多少有點費時。

她又出門將幾個崽崽喊回來,他們雖然不願接近她,可心裡害怕又不敢不聽她的話,那皺起眉頭左右為難後又英勇赴死般的小表情,簡直不要太可愛。

“滄兒你帶著銀伯去掰幾枝細長的枝條來,銀寶兒你就乖乖坐著,等著孃親給你們烤肉吃。”

見三個崽崽都同款懵逼臉看著她,她隻好雙手叉腰道:“現在立刻馬上按我說的做。”

銀寶兒第一個掉頭回到木屋裡靠牆坐下,雙手抱膝,一雙大眼直直的盯著前方,目不斜視的樣子像極了課上認真聽講的小學生。

銀滄也拉著銀柏向院外走去,崽崽們辦這點小事還是很快的,葉淼淼這邊纔將火生好,他們就已經握著枝條回來了。

“去那邊石盆裡都把手洗乾淨,然後坐下等著。”

葉淼淼接過枝條開始穿肉串,她低頭認真的忙碌著,一時也冇注意到銀滄看她的眼神。

火架上平鋪著一個鐵網,是葉淼淼悄悄從空間裡拿出來的,她將肉串一個個擺上去,然後又灑了些調料粉。

火勢正好,滋滋的聲響伴隨著一陣陣香味直往人鼻子裡鑽。

“滄兒你看著點,如果發現肉塊糊了就和孃親說。”

葉淼淼還想再調一些蘸料,她悄悄的切了幾塊蒜片放裡麵,本來想著能配點生菜就好了,可是空間小氣的很,她剛剛站在裡麵喊了那麼久,也隻多了一咕嘟蒜,綠色的蔬菜連個葉子影都冇有。

一切準備好後,葉淼淼後才發現這屋子裡根本冇有桌子和凳子,三個崽崽也都是坐在地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