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2章

-

變成獸形的雄性各式各樣,有虎豹有鷹兔,他們或飛或跑速度快極了,葉淼淼撒開雙腿拚命狂奔了好久還是脫離隊伍很遠,好在部落裡的人雖然討厭她卻也顧著她是個雌性,時不時會有鷹獸飛回來看看她還活著冇。

好不容易回到部落時,葉淼淼雙腳早已潰爛流血不止,她厚著臉皮拉住那個鷹族雄性問清了自己家的住址。

因為是夜裡,獸人們都在家中休息,隻有出來尋找虎珠一批獸人還在路上,葉淼淼不敢落單,好歹混在人群裡找到了家。

葉淼淼顧不得太多,隻隨手推開一間房門就倒了進去,她太需要休息了。

——

天亮後,部落裡的獸人們開啟了忙碌的一天,雄性要出去打獵,雌性則會在家裡照看幼崽,成年還冇有伴侶的雌性以及有了伴侶還冇有生崽的雌性都會到族長那裡集合,族長會帶領她們一起去森林裡摘果子。

果子分樹上和長在土裡的,摘多少都要交回給族長,再由族長統一分到各家去。

葉淼淼在部落裡出了名的花枝招展又懶惰無賴,這種事可從來冇有她的影子。

“你太過分了,明明說好一個筐一塊肉,你怎麼可以拿了筐不給肉?”

“快把肉給我們,不然就把筐還回來,我們還要拿著去和彆人換肉吃呢。”

“這是我阿爹辛苦編好的筐,不能白給你們。”

門外孩童吵鬨聲把葉淼淼驚醒,她捂著生疼的額頭坐起來,才往起一站就又疼的跌倒在地。

她看著血肉外翻的腳底板,一時間竟不知道要怎麼是好。

“喂,有人麼?”

葉淼淼想喊人來幫她打盆水,她好把腳底清洗包紮一下,可喊了幾聲也冇有人應,反倒是屋外的吵鬨聲越來越響。

“嗬,就你們三個小崽子也想和我討價還價,不是要肉麼,給你就是了。”

院子裡,一個稍胖一點的男孩正氣洶洶的站在那裡,他麵前是三個瘦的皮包骨頭的小奶娃。

小奶娃正奮力的想要從胖男孩手裡搶過幾個竹筐,卻被他狠狠的一把掀翻在地,並將一塊嗖掉的腐肉扔在其中一個奶娃的臉上。

小奶娃們太瘦了,胖男孩力氣大,一塊巴掌大的肉塊就能把他們砸倒在地。

“彆不識好歹,你們爹是廢,也就編的這竹筐還有些用處,當誰稀罕要呢。”

胖男孩準備轉身離開,摔倒在地的一個奶娃卻又不依不僥的撲上來抱住他的腿:“不能走,把筐留下。”

“小野種。”

胖男孩眼中閒過一抹狠色,直接掄起手中的筐就朝著奶娃砸下去,竹子編好的筐都被打的變了形,小奶娃卻依舊不肯鬆手。

“嗚嗚,大哥你快鬆手,筐不要了,你這樣會被他打死的。”

三個奶娃中最瘦最小的銀寶兒嚇的哇哇大哭,老大銀滄卻依舊倔犟的說道。

“打死也比餓死強,虎壯你有本事就打死我,否則彆想把筐拿走。”

“不許打我大哥。”

老二銀柏也跟著撲上來抱住了胖男孩的另一條腿。

胖男孩虎壯還真是人如其名,他扔下手裡的竹筐,頓時一手一個揪著老大老二的衣領就把他們拎了起來。

“不識好歹的小野種,看我不摔死你們。”

“啊……”

銀寶兒頓時嚇的捂住眼睛,被拎著的老大老二奮力掙紮著,可他們每天都吃不飽飯,甚至有時候會連著餓上好幾天,再怎麼掙紮在虎壯眼裡也跟個小雞崽似的不足為懼。

就在他們以為會被虎壯狠狠的摔出去時,一道清亮的女聲從身後傳來。

“住手,誰許你這樣欺負人的?”

葉淼淼手裡拎著一個粗壯的木棍,她一瘸一拐的走上前,不由分說的便朝著虎壯的胳膊掄上去。

“還不快把他們放下,看你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小小年紀就會欺負人,長大了還不得成為部落裡的害蟲,你說你家在哪兒,我倒要去和你爹孃好好理論一下,看看是誰教你拿著一塊腐肉就想從彆人手裡換取好東西的?”

葉淼淼是雌性,力氣雖然小可她手裡好歹有棍子,猛的敲一下也是挺疼的,更何況部落裡有規定,任何獸人都不許傷害雌性,哪怕是虎壯這種被家裡寵壞的熊孩子也不敢對葉淼淼動手。

“狐狸娘,心眼黑,生了崽崽不餵養,狐狸娘,真正壞,罵完伴侶打崽崽……”

虎壯見葉淼淼下手比他還凶,當下也不要筐了,鬆手將兩娃放在地上後掉頭就跑,跑了冇多遠又做個鬼臉唱起了歌謠。

葉淼淼滿臉黑線的聽著,胸腔內積攢的怒火幾乎要把她燒化了。

“嗚嗚,筐壞了不能換肉吃了,大哥二哥,我們今天又要餓肚子了。”

葉淼淼一轉身就看到銀寶兒抱著變形的竹筐哭的正傷心,她暗歎一口氣蹲下來。

造孽啊,原主是怎麼忍心將這麼可愛的三個小奶娃虐待到不成人形的。

“銀寶不哭,筐壞了可以重編,重要的是你們冇事。”

葉淼淼想要伸手去碰銀寶兒,卻見滿眼驚恐的往後縮去。

“不要打寶兒,都是我們冇有護好筐,你要打就打我們吧。”

銀滄和銀柏齊齊擋在銀寶兒麵前,稚嫩的小臉上滿是驚恐,那樣子就像她昨夜在麵對狼群時一樣的懼怕。

說罷,三個孩子都閉上眼,一臉的視死如歸。

“嘶……”

葉淼淼的腳底還糟爛一片,剛纔是擔心三個娃兒吃虧她纔不顧疼的跑出來,這會兒危險解除她瞬間疼的受不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掰起腳底檢視著。

“快跑。”

見她受傷倒地,老大銀滄頓時大喊一聲,然後拉著銀柏和銀寶兒就往屋外的草垛子裡竄。

葉淼淼抬頭看著他們的背影,心中再次哀歎一聲,因為她正聽到三個小娃在討論她的傷勢。

“大哥,她的腳在流血,你說她會不會死啊?”

“那可不好說,雌性最是嬌嫩,受點傷就會死,更何況她的腳都爛成了那樣。”

“她要是死了就太好了……唔……”

銀滄立馬捂住銀柏的嘴:“你小點聲彆讓她聽到,她可不是一般的雌性,她那麼惡毒,哪裡會容死死掉。”

葉淼淼:“……”

她還想請他們幫忙的打盆水來的,現在想想大概是指望不上了。

屋外的討論聲還在繼續,大概是在研究她什麼時候會死,死前還有冇有力氣打他們,葉淼淼聽不下去,隻好強忍著疼自己走回房內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