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19章

-

“啪”的一聲,葉淼淼手中的鞭子甩的像炮仗一樣響亮,一鞭子抽下去旁邊稍高一點的草都被她攔腰抽斷了,那氣勢太有震懾力了。

“哇,她好厲害,她手裡的那個是什麼東西,會出聲還能把草抽斷。”

“你怕什麼,她那是虛張聲勢,你又不是草,她還能把你抽成兩半麼?”

虎壯瞥了眼旁邊出聲的幼崽,一巴掌拍他腦門上凶道:“你先上,她敢打你族長饒不了她。”

“好啊,你先上啊,看我一鞭子不把你的臉抽花,到時候就算族長來罰你,你的臉也已經爛了,就算你長成雄性那麼壯臉上依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冇有哪個雌性會喜歡醜陃的雄性。”

葉淼淼不急不燥的甩著的鞭子,這一下直接甩到旁邊的樹枝上,斷裂的枝條和殘破的樹葉一起落下,那個被虎壯推到前麵的幼崽本能的捂住自己的臉。

“我不要臉上留疤,我孃親說我長大以後要讓雌性給我生好多窩崽崽,我纔不要冇有雌性喜歡。”

“你……”

虎壯眼看著他縮到後麵去,氣憤之餘又將另一個幼崽推了出去:“你上,你是豬獸,豬皮最厚了,她的鞭子打不傷你的。”

朱高猶豫著不動,虎壯又凶道:“你看到她們筐裡的東西了麼?那些指定是好吃的,一會兒多分些給你帶回去,孃親看了一定高興,她一高興就會多疼你一些,也省得你整天被罵了。”

原來部落裡不止原主一個雌性喜歡罵崽崽,這個朱高一聽這些話頓時有了乾勁,她孃親自打生了新崽崽後向乎冇對他笑過,總是把弟弟妹妹吃過的剩飯給他,還經常使喚他乾活。

朱高人如其名,雖然瘦了點,可個子卻是高虎壯一個頭,他緊了緊手裡的荊棘條就想上前,卻聽得銀滄在一邊喊道。

“朱高你真是一頭豬,虎壯說什麼就信什麼,你冇看我孃親的鞭子把樹枝都能抽斷麼,你那脖子那麼細,彆一鞭子下去被抽成了兩半,你就是想讓你孃親多罵你也冇機會了。”

“啪”的一聲,葉淼淼將鞭子摺疊起雙手握著兩頭用力一拉,眼神冰冷的看著朱高。

“族長不會喜歡幼崽搶彆人的物資,也不會縱容你們這種行為,你現在知道錯了還有機會改正,我知道你們當中的主謀是虎壯,帶頭欺負我家崽崽的人也是他,同時,我今天要教訓的人也是他,你們幾個冇事不要往前湊,捱了打受了傷我可不負責。”

葉淼淼懶得再和幾個屁大的孩子周旋,直接揮著鞭子上前,三兩天就把虎壯手裡的荊棘條打落在地,他嚇的抱頭亂竄,葉淼淼卻冇打算手下留情,這崽子心眼太黑了,小小年紀就敢夥同人一起來欺負她一家子,不狠狠的把他打服了,他下次還會再來惹事的。

“虎珠,你看前麵,那裡有甜甜的蜂蜜吃。”

就在葉淼淼以為虎壯會受不了疼開口求饒時,他卻突然大喊起來,這時她才發現幾個崽崽身後還藏著一個肥肥胖胖的小雌性。

小雌性聽了虎壯的話立馬就衝著他手指的方向跑去,她跑的飛快,而那邊不遠處就是斷頭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