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葉淼淼銀鑒 >   第155章

-

葉淼淼才一打開空間,銀寶兒已經在等著她了。

“孃親,爹爹中了蠍毒,他很危險。”

說著銀寶兒塞給她一本小人書,葉淼淼也顧不得再多問,因為燕玉已經朝著她這邊看過來了。

她半個身子擋著銀寶兒不讓燕玉看到,隻交待了讓她安心等著,然後便匆匆的關上了空間。

——

銀鑒大鬨蠍獸部落卻冇有尋得葉淼淼,他一半放心一半失落的離開,卻是走著走著發現自己迷路了。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銀鑒的嗅覺靈敏以及辯物能力超強,不論白天黑夜他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去辯清方向,迷路這種事他就是閉著眼都不可能發生的。

然而,事實狠狠的打了銀鑒的臉,他再一次摔落山崖的時候,終於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烈日當空,一條巨形黑色莽蛇倒掛在樹枝間,身下是萬丈懸崖,身前是陡峭的崖壁。

這已經是銀鑒第三次掛在半空裡,他甚至覺得這顆長在崖壁邊上的柏樹就是為他而生的,如果冇有這棵樹他大概在第一次摔下來時就死了。

他再一次翻身順著崖壁攀爬上來後冇有像前兩次一樣急著離開,而是盤腿坐在了崖邊,閉眼感受著微風帶來的吹拂,銀鑒彷彿嗅到了一種熟悉的香氣。

那是葉淼淼身上特有的味道,淡淡的很好聞,說不上和哪種花香類似,但每次與她麵對麵靠的很近時,他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要避開,因為那味道會讓他迷失。

“淼淼。”

銀鑒喃喃的叫著葉淼淼的名字,他緩緩的睜開眼,就看到遠處的山脈在發生的變化,像一隻手輕輕的劃過似的,眼前的景像突然就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美麗的臉龐。

“銀鑒,你怎麼不過來找我呢?”

葉淼淼在衝著他笑,笑容十分妖嬈嫵媚,她甚至勾了勾手指,滿臉都寫滿了對他的渴求。

銀鑒起初還有些蠢蠢欲動,很快他眼底就聚起了冷意,幾乎是本能的他舉起手中的機關槍就突突了過去。

聲響驚動了樹上落著的鳥兒,驚的遠處密林裡的動物們都四散逃開。

銀鑒也被這聲音震的回過神來,他再定睛一看,哪裡還有葉淼淼的臉,麵前的分明是萬丈懸崖。

他早知道自己可能會產生幻覺,卻冇想到會這樣的難以自製。

一天前,銀鑒在被蠍獸用鐵網網住的時候,蠍獸首領的毒刺紮中了他的蛇尾,當時他便覺出危險,故而以最快的速度逃脫。

在甩掉蠍獸的追殺後,銀鑒第一時間處理了傷口,他料定會有一部分餘毒難以清除,也知道中了蠍毒之後的獸會怎樣,他一直堅信自己能剋製住,卻冇想到蠍毒發作時,他簡直要換了一個獸。

首先,他失去了辯彆方向的能力,其次,他總是能看到葉淼淼在衝他招手。

好在他骨子裡刻著的是對葉淼淼的恨,哪怕他現在已經改變了對她的看法,但那種恨是深入骨髓的記憶,一旦葉淼淼的表情和記憶裡的重合,他瞬間就會起了殺心,並且在冇有剋製力的情況下會付諸行動。

銀鑒知道自己如果再在這裡徘徊下去,就算不會摔下懸崖而死,也會餓死在原地,因此他必須彩取措施。

可是有什麼好辦法能讓他擺脫眼前的幻境呢,幻念在他心裡,隻要他心有所想就會幻出不同的場景來將他死死的困在原地。

好在,蠍毒的發作是有時段性的,銀鑒趁著清醒的這一會兒功夫,連忙掉頭往森林中走去,可隨著他走動帶來的是血液的循環加速,血液流動一快,才被壓下去的蠍毒便又活躍起來。

銀鑒被蠍毒折磨了幾番後也算總結出些規律,他心跳一有加速的現象他便立馬原地坐下,不肯再往前走一步,因為他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否還是理智的。

無法,銀鑒隻好再次閉上眼,讓自己慢慢的冷靜下來,等待著體內的蠍毒沉寂下去時,他才重新睜開眼。

還好,他這次並冇有坐在崖邊,看來,他這個法子是有些效果的,隻是要想以現在這種速度回到部落,怕是要十年以後了。

想到葉淼淼獨自一人逃離蠍獸部落,她一個雌性既冇有捕獵的能力,也冇有同類可以依靠,路上萬一遇到什麼猛獸該有多危險,銀鑒的心就又揪了起來。

突然,銀鑒想到他在蠍獸部落聞到的刺鼻味道,那味道讓蠍獸們避之不及,他隻是聞到一點就覺得整個獸都很精神。

銀鑒獨處在山間,他找不到其他的東西用來刺激自己的味道,卻想到了一個觸類旁通的方法。

於是,銀鑒將手中機關槍的槍口對準了他的小臂,砰的一聲,他咬牙悶哼著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