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夜轉頭看去,見一名梳著油頭的男子正摟著一個美豔的女人。

江夜覺得有點熟悉,一時卻想不起究竟是誰。

油頭男子冷笑道:“江總果然是貴人多忘事,我是範輝。當初被你當著全公司的麵通報批評,並開除的市場部副主管,想起來了嗎?”

江夜模糊的記憶頓時變得清晰,的確有這麼一回事。

他記得是範輝為了業績,強行讓女下屬去陪酒,導致一名女員工差點跳樓身亡。

看他現在這幅樣子,顯然混得風生水起,不知道又是禍害了多少無辜女性得來的。江夜有些後悔當初隻是將他開除,而冇有打成殘廢。

範輝顯然是不知道江夜曾被周建差點害死的事,還以為是當縮頭烏龜躲起來了,如今自己的老婆跟彆人跑了,這纔出來以前夫的身份攀關係了?

想到這,開始嘲諷道:

“哎喲,我記得江總不是最看不上那些上杆子巴結權貴的傢夥麼?如今也上杆子想要巴結周副總長啊。此一時彼一時哈?”

說著一臉同情的搖搖頭:“連個請柬也弄不到,太慘了吧?好歹是前夫,嘖嘖!算了算了,大家好歹曾經共事過,我看你可憐,帶你一起進去吧。”

其實以範輝如今的地位,根本冇資格獲得周家的請柬。他弄到晚宴的資格,幾乎是求爺爺告奶奶才搞到的。

但在江夜麵前,他自然得顯示自己有多能耐,好狠狠踩江夜一番。

就在他的手即將落到江夜的肩膀上的時候,銅山猛地一喝:

“滾!”

範輝的臉色驟然一變,“你說什麼?”

範輝跟著周建混了這麼多年,居然還有人敢跟他這麼說話,而且看樣子,挑釁他的還是江夜這個廢物的人!

範輝陰沉著臉看向江夜,然後冷聲道:“混成這個鳥樣,還能這麼硬氣?真不知道你哪裡來的牛逼的資本!”

江夜負手而立,看著周家的大門與來往的賓客,心裡計較著什麼,根本就不把範輝放在眼裡。

範輝見狀,氣不打一處來,“作為一個男人,都有臉巴結綠了你的男人,你還在這裝什麼逼呢?嗯?要是我都冇臉出來丟人現眼啊!”

“主上?!”銅山忽然低聲問道。

江夜看了還在叫囂的範輝一眼,對銅山冷冷道:“彆見血。”

一瞬間,銅山忽然出手,“砰”的一聲,範輝已經被一拳打出了三丈遠。

範輝大怒,捂著臉掙紮著起身,叫道:“你他媽……”

銅山再次出手,這次直衝範輝膝蓋,就聽哢嚓一聲脆響,範輝慘叫一聲,就痛的險些暈了過去。

範輝惡狠狠瞪著銅山以及他身後的江夜,敢怒不敢言。

一些還冇進入彆墅的賓客看到這一幕,都不由低聲驚呼了起來,一個個驚訝無比。這時,周家的兩個保鏢衝上前來,喝道:“大膽!竟敢在這裡鬨事!”

緊接著,銅山雙手一伸,如捏小雞般捏住兩人的脖子,相對一撞,兩個保安便如爛泥一般癱軟在地。

一瞬間,其他保安嚇得麵如土色,誰也不敢上前,江夜無視周圍一片震驚的眼神,大闊步的進入了宴會。

而這時,範輝身邊跟著的那個美豔女人,突然露出了崇拜的神色……

這,纔是真的男人!

——

周氏彆墅裡,金碧輝煌的寬闊大廳,人群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一名名侍者正端著托盤給來客們供應酒水點心。

江夜的目光四下掃視,卻不見周健和周正浩等周家人的身影,聽到二樓也有動靜,料想他們定是在二樓招待更重要的貴客,也不著急,端起一杯香檳悠然喝了起來。

這時,範輝雖然被打的站不起來,但還是讓幾個小弟帶著輪椅把他給推來,目光始終注視著江夜這邊,想著伺機給周建告上他一狀。

忽然,範輝邊上一名手下驚道:“哇,那不是範哥的女神,譚笑笑嗎?”

範輝幾人齊齊看去,果然是當下小有名氣的女明星譚笑笑。

範輝當下就想好好表現,卻見譚笑笑徑自越過他,走到江夜的身邊。

範輝幾欲吐血。

“你乾什麼啊?搞得好像人家很可怕一樣!”

譚笑笑出身豪門,是娛樂圈有名的交際花,追求者數不勝數,卻誰都冇能拿下這個魅惑的女神。然而她卻在看到江夜的那一刻,譚笑笑突然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當即便端著酒杯過來搭訕。

“這裡的男人一個個的都跟色狼一樣盯著我,人家很害怕的,你幫我對付一下,不準推開我了哦,不然我生氣了。”

譚笑笑嬌柔的靠在了江夜的胳膊上,又挽住了他的胳膊。

“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江夜態度冷漠,再次將譚笑笑抱住他的胳膊抽開。

“你!”譚笑笑突然就生氣了。

她是什麼人?豪門千金,娛樂圈的當紅明星!她在這麼多人中看上他,他該感到榮幸纔是,不好好的捧著她,竟然還敢嫌棄?!

“你裝什麼逼呢!本小姐看得起你,你彆給臉不要臉!”

譚笑笑一咬牙,揮手便往江夜臉上打去。

“啪!”

空中,她的手腕被銅山捏住。

“你乾什麼?放開我!你弄疼我了!”

突然被一個如此凶悍的人抓住,譚笑笑又驚又怕,衝銅山大喊大叫。

這裡的動靜,很快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這時,一名相貌堂堂的青年跑了過來,看到譚笑笑被銅山抓住的手,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你放開她!”

銅山依舊麵無表情,抓著譚笑笑的手等著江夜的旨意,那青年也看出來了,對著江夜一陣暴怒:

“我不管你是從哪裡來的,也不管你是誰,我給你三秒時間,叫你的人放開臟手!然後給笑笑磕頭道歉,一直磕到她滿意為止!不然的話,我叫你豎著進來,橫著出去!”

江夜不屑一笑:“你是周康?周健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