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看了眼論壇的任務介麵。

她上次在論壇釋出的任務已經有幾個人接了,應該正在調查。

秦禾低低的歎息了一聲,接任務的人那麼多,可所有的調查進度都冇有一點進展。

隱藏暗處的那個組織到底想乾什麼?

坐在床上,秦禾從房間裡找出了跌打扭痛的藥水,自己輕輕的揉著右肩。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墨已經回了訊息過來。

墨:【從地圖顯示上我已經查過了,他翻過的那一扇牆周圍連著兩個大街區,街區上都有監控。】

秦禾看著墨發來的幾十張圖片。

墨:【按照你提供的大概時間,根據行人的走路姿勢和攜帶的東西,我篩查出了這幾十個人,你看看有冇有眼熟的。】

秦禾皺著眉看著圖片。

墨的這些圖片不僅僅是來源於兩大街區的監控,有一些明顯是黑了街旁小店的監控後截圖下來的,畫素並不高。

挑了幾番之後,她鎖定了兩個人。

一個是孕婦模樣的,另一個則是一個提著公文包的西裝男人。

秦禾將照片墨發送了回去:【幫我查查這兩個人。】

隻是兩個人的目標,在墨這個黑客高手的手中處理得相當的快,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就回覆了過來兩段視頻。

秦禾冇有點開看:【什麼情況?】

墨:【如果你確定這兩個人之中,有一個是那個襲擊了你的人,那應該就是這個穿著西服的男人了,另一位孕婦就住在附近,是個公務員,是真的懷孕了,現在正在休產假中。】

秦禾的目光緊盯著那個西裝男:【查到他的去向了嗎?】

墨:【查不到了,他應該有人幫忙。除了一些根本躲不開的監控,他迴避了大多數的,最後出現的地方是在北城區的一片開發區,那一塊地方都是拆了的房子,彆說監控,連人都冇幾個了。】

秦禾咬著下唇,伸手直接拍了一下桌子。

“又是這樣!”

這些人的行蹤隱秘的讓她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秦禾讓墨繼續幫她查之前的監控。

現在雖然逮不到殺死了項明俊的真凶,但其實明雪的嫌疑已經基本洗清了。

今天灰衣人的出現,警方也會意識到明雪和顧冉冉是被冤枉的。

剩下的隻有物證的問題了。

秦禾正想著,樓下響起了車輛停下的聲音,她跑到視窗看了一眼,是明昱升和方美妍回來了。

秦禾換了身休閒服,匆忙下了樓。

客廳中,明昱升沉著臉。

方美妍焦躁的在一旁踱步。

“舅媽,舅舅。”秦禾下樓立刻叫了聲。

方美妍抬頭看到秦禾焦躁的情緒,似乎緩解了一些,她快步的走到了秦禾的麵前。

“禾兒,我聽你媽媽說,今天你去那個天鵝池調查線索了,調查得怎麼樣?”

秦禾安撫的握住了方美妍的雙手:“舅媽你先彆想太多,今天我去那裡發現了一些新的線索,我向你保證明雪一定會出來的。”

明昱升在一旁,歎了一聲。

“禾兒,你媽媽說你今天去調查線索的時候,被人襲擊了,有冇有嚇到?”

方美妍聞言,一臉愧疚的模樣。

“是我太著急了,禾兒你已經這麼儘力了,我還這麼追問你。”

“舅媽,雪兒出事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秦禾低聲勸道,“而且我今天遇襲,其實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嗎?”

明昱升知道秦禾的意思。

“舅媽你放心吧,警方已經開始重新調查那些證物了,過不了多久,雪兒就會出來了。”

方美妍這才放下了心。

……

晚上八點,森園。

幽暗的客廳中,黑色的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個修長的身影。

顧其琛抬眸,對麵的三個人都驚懼地不敢抬眼。

“說說吧,樹林裡的相機到底是誰放的?”

顧其琛的聲音像是帶著迫力般,三個人的腿都有些打顫。

今天三個人都是從各處被人帶到了這裡。

沉默了幾秒之後,顧其琛眯了眯眸子。

“不想說是嗎?”

其中一個胖胖的男生嚇的雙腿發軟,聲音顫顫巍巍的。

“這這位先生,我們不是不想說,可是我我不知道你問的到底是什麼樹林,那個,相機我倒是有一個!”

顧其琛的目光冷淡:“你的相機在哪裡?”

胖胖的男生忙道:“在我舍友那裡!他前陣子借走說是要給女朋友拍照!”

顧其琛點了點頭,一旁的於景拿起了手機,對著那頭道。

“去覈實一下。”

客廳中寂靜的很,可空氣中卻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張力在肆虐擠壓的,讓他們連喘息都費力起來!

大約過了五分鐘。

於景那邊有了動靜,他將手機直接開了擴音。

“所言屬實,已經在他的寢室室友手裡發現了相機,型號符合。”

顧其琛點了點頭。

於景看向胖胖的男星,態度禮貌。

“接下來就冇您的事了,麻煩您到一旁稍候一下。過會兒我們會派專車送您回去。”

胖胖的男生在雨景的指引下做到了不遠處的椅子上。

“下一個。”顧其琛淡淡道。

剩下的兩個男生早就嚇傻了。

瘦高個的那個瞪著眼,什麼情況?這個人大半夜的把他們綁來隻是為了問相機?!

他那個相機還有什麼驚天大秘密不成?

而且剛纔那個男生說過,相機在哪裡,麵前的這個男人,居然能在幾分鐘之內覈實清楚!

男生正想著,於景已經走到了他麵前。

“之前的話你已經聽到了,就我們調查,你也有一個同型號的相機,請問它現在在哪裡?”

男生的聲音微顫:“我上個月缺錢,就把它掛在二手平台賣了!”

這,這會有什麼影響嗎?

於景笑道:“麻煩您給我們看一下售賣記錄。”

男生顫抖著手,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打開了二手平台之後,從交易記錄中找出了賣相機的記錄,遞給了於景。

於景檢視了一下。

“顧總,他的相機的確是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出售了,而且出售時郵寄物品有保價,上麵標著相機和型號,應該不會有錯。”

顧其琛的目光落到了最後那個男生身上,男生看起來十次分斯文,長相屬於文雅派,臉上戴著一個金色眼鏡。

“你的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