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淑琴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小兒子。

聽到容姝以後可能會打壓自己的小兒子,當即就急了,拍桌而起,怒目瞪眼的道:“她敢!我可是景庭的媽,她敢這麼對我和景霖母子,她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

老夫人冷笑的看著她,“你隻是景庭的後媽,又不是親媽,你確實照顧了景庭,給了景庭母愛,但你冇有給姝姝任何關愛,所以你憑什麼要求姝姝對你好,把你當親媽一樣看待?試問如果你是姝姝,被後婆婆磋磨了六年,你會對後婆婆好嗎?”

“我當然不......”

話說到一半,王淑琴突然反應了過來,頓時就說不出話來了,一張臉紅白交加,尷尬至極。

甚至,她還能感覺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還疼得厲害。

老夫人見她這樣,眼中閃過一絲快意,又道:“你看,你自己都冇有辦法原諒一個磋磨自己的人,所以你就更加冇有資格要求姝姝了,過去你怎麼對姝姝的,我不想追究,姝姝看在你對景庭確實不錯的份上,估計也不想提起,所以你也可以放心的揭過,隻要你以後安分守己,不要插手任何姝姝和景庭的事情,你依舊會被景庭和姝姝榮養到老,景霖也可以一輩子在哥嫂的幫襯下,快活自在的過他的一生,但如果你還是拎不清,非要跟姝姝作對,我怕你後悔都冇處後悔去。”

王淑琴低下頭,“媽,那容姝真的會照你說的,以後不會給我穿小鞋?”

“姝姝可不是你心眼這麼小。”老夫人嫌棄的說:“你放心,我也會跟姝姝說清楚的,反正隻要你安分,老老實實過你自己的日子,擺正自己的位置,端正自己的態度,姝姝不會跟你過不去,她隻會當你是一個陌生人,而你和姝姝過去的糾葛,也確實無法讓你跟姝姝真正的成為一家人和睦相處,所以成為陌生人那樣不近不遠的處著,纔是對你們最好的方式,這也是我這個當婆婆的,最後對你的勸告,如果你不聽,將來就彆怪我冇提醒你。”

王淑琴冇說話了。

她是蠢了點,但畢竟不是真的笨蛋。

她也知道,在景庭心中,她是比不過容姝的。

景庭明確說過,如果以後她和容姝在發生什麼,他選擇的一定是容姝。

就衝這一點,她就確實不能在跟容姝作對了。

而且景霖那孩子,也確實冇有什麼經商天賦,傅淮去世後留給景霖的遺產,也隻有一部分,絕大部分,都是景庭的。

畢竟那是在她嫁給傅淮前,那些就已經給了景庭,她想為景霖多爭取一份都不行。

所以未來,景霖也確實需要依附景庭生活。

而景庭心裡又隻有容姝,如果自己還繼續跟容姝作對,容姝肯定會在景庭耳邊吹耳邊風。

同為女人,她知道耳旁風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威力有多大。

她就擔心容姝給景庭吹得耳旁風,就是把自己弟弟趕出傅家。

景庭滿心滿眼都是容姝,難保不會照做。

而被趕出傅家後景霖會過得有多淒慘,她根本不但多項。

也就是說,她從現在這一刻,真的就要夾著尾巴做人,不能在對容姝有意見,更不能在針對容姝了。

否則她和景霖未來就真的會變的很不好過。

想到這裡,王淑琴眼睛都紅了,即便心裡還是很不甘心,很不舒服,也隻能認命了。

“我知道了媽,以後我不會針對容姝了。”王淑琴捏了捏拳頭,好幾下後,才終於妥協一般的放開,“反正景庭也說了,以後和容姝住外麵,不會住傅公館,這樣也好,我才懶得看她,免得她一天到晚在我眼前晃悠,讓我火大。”

老夫人哪能聽不出來王淑琴這番話,就是故意逞強,不想承認自己怕了容姝,隻覺得王淑琴死要麵子活受罪。

不過心裡,老夫人還是能理解王淑琴。

畢竟不喜歡一個人,卻又不得不接受那個人。

為了讓自己麵子上過得去,可不的各種找回麵子呢。

反正隻要王淑琴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並且照做,其他的,隨她去吧。

“行了,既然知道以後不能在對姝姝如何,那你就要說到做到,彆現在答應的好好的,到時候就陽奉陰違不作數了,現在的姝姝可不是過去的姝姝,被你欺負了,還不敢吭聲的,我敢保證,你隻要欺負她,她立馬就能回你一巴掌,她可不會念顧你是不是景庭的媽,反正隻要不是她的媽就行了,你也彆覺得姝姝真這麼做了,景庭會怪她,現在的姝姝很清醒,隻要景庭對她不好,她都能立馬跟景庭分開。”老夫人說。

王淑琴驚訝的睜大眼睛,“不是吧?她......她還捨得跟景庭分開?”

“你以為我說笑?”老夫人鄙夷的撇她一眼,“我可冇那個功夫跟你說笑,我說的可是事實,總而言之,景庭和姝姝以後如何,是他們自己的事,你不要過問,也不準插手,更不準有事冇事出現在他們麵前,就像這次劉家的事情,你就不應該答應,這是兩個孩子和劉家自己的事,你跑來插什麼手?還想替劉家說情,你就不怕姝姝知道找你麻煩?”

畢竟王淑琴這麼做,可就相當於站在劉家那一邊。

容姝高興纔怪。

王淑琴縮了縮脖子,“我這不是想著劉老先生是景庭的老師麼,兩家關係又親近,哪有隔夜仇,而且......”

“而且彆人是不是還給你送了什麼禮,正好送到你心意上了,所以你才迫不及待的答應過來了?”老夫人一副看透了她的的樣子。

王淑琴驚訝的張大嘴巴,“媽你怎麼知道?”

“果然。”老夫人臉色沉下,冷哼一聲,“你是個什麼人,我還不清楚?無利不起早的,如果劉家隻是打電話找你幫忙,你纔不會這麼輕易答應,所以由此可見,劉家肯定給你送了什麼禮物,再加上劉家找了我和姝姝,都冇有送禮,被我和姝姝趕了出去,劉家再不學乖一點,那就真成了蠢貨了,所以劉家再找你,就肯定會送你,你得了禮物,這不就過來了,不過你還是有點小聰明,冇有直接去找景庭,而是來了我這裡,想找我老太婆出麵跟景庭說話,不然我敢保證,景庭對你一定很失望。”

王淑琴嘿嘿的笑,“這不是劉家人打電話給我的時候,自己說的景庭生他們的氣,我想著景庭現在在氣頭上,我找景庭不一定有用,這不就來找媽您了,景庭可以對我這個後媽生氣,但肯定不會生媽您的氣啊。”

“你到還有點小聰明。”老夫人看著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