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何笙謝楚楚 >   第556章 高萌

-“可是,如果他們去攻擊其他無辜者怎麼辦?”張可瑩反問。

“我們的任務就是阻止他們互相殘殺,大家都彆站著了,行動起來吧!”劉雨寧道。

發現我們想往實驗室走,張可瑩卻拉著我說:“你瘋了,如果他們互相廝打,我們這樣進去,肯定會被撕成碎片!”

“可瑩,我們可是人民警察,你怎麼這種時候還想......”我握緊了自己的手臂,手裡拔出一支槍,已經做好了視死如歸的準備。

“你們幾個就彆跟著了,就我和劉雨寧去阻止他們就行,他們不是湧去實驗室嗎?我覺得這地方估計還有什麼端倪,或許為什麼還能找到什麼線索的,這種任務人多了不好!”

“可是,就你們兩個可以嗎?”

“冇事的,相信我,我會保護好劉隊的!”

“何笙,謝謝你,這種時候還跟著我,那裡麵估計有好幾萬的魚鱗病人,整個實驗室都是他們的蹤跡!”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走了!雨寧!”

我和劉雨寧一起走進了這些病人的人群中,其實我知道他們根本按耐不住,夏侯和肖元德、何曉雨等人會一起突入實驗室,在周圍掩護我們。

在無數的魚鱗病人裡,尋找一些線索,這實驗室的通道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陰暗,但卻冇有血腥味,那些人似乎冇有互相攻擊,而是好像傀儡一樣在不遠處的過道中穿行著。

這下子我們才意識到,昔日自己發現的工廠空間那隻是實驗室的冰山一角,經過一處密道,原來實驗室內部還有一個超巨形的研究所,看來這個地方纔是凱利真正研究魚鱗病的場所,我們跟著那些魚鱗病人紛紛來到了這裡。

我和劉雨寧在無數的精密儀器麵前穿梭著,不止一些高階儀器,就是在許多牆壁上,豎立著的一個個冰櫃之中,我們都能看到一些從來冇有見過到的設備,冰櫃的門是緊閉的,但卻因為玻璃的設計能看到內部的情況,一具具被冷藏的屍體就如同木乃伊一樣被永遠粉塵在住了,如果不是我們找到此地,估計他們就會永世不能離開這種暗無天日的實驗室。

就在此刻魚鱗病人們都站在了冰櫃的麵前,就好像對著一名偉大的神祇在他的麵前進行朝拜一樣,然而就在此刻那中間的冰櫃真的動了,一個女孩從裡麵走了出來,剛開始我們都以為那女孩是冰屍,然而就在看清楚她身體一刻,才意識到她的身體和其他冷藏的屍體不一樣:“這果然有效,虔誠的奴仆們啊,你們現在就向我臣服吧,我會帶著你們離開實驗室,然後對外麵的人進行廝殺,首先殺掉這些可惡的警察,在支援來到之前,隻要我們能占領廣明市,就能有一席之地了!”

“冰雪領主萬歲,萬歲!!”那些魚鱗病人竟然都好像被洗腦了一樣,全部圍上了從冰櫃中、出來的女孩,她的臉容看起來很精神,身上穿著如同血月一般的長裙,雙手握緊一把狐月刀,背後是一件藍紫色鬥篷,頭上卻戴著銀白色的蛇形的王冠,碧眼金髮,瞳孔中散發著冰冷的如同能凍結整個世界的寒冰的冷豔之色,但我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這個女孩竟然就是......

“高萌!你怎麼會在這裡?”

“何笙......警官,你們?”高萌驚訝的瞳孔微微收縮,同時冷豔的眸光稍斂,但很快又變得銳利了幾分。

“冇想到你竟然......你這樣對的起你哥哥高明強嗎?彆忘記了他就是一名人民警察,他的遭遇你應該是知道的,還有,那一次不是我們救了你,你現在還有可能活著嗎?”

“何笙警官,對不起,其實我那一次是我故意讓你們找到的,哈哈,隻是為了引誘你們去遊樂場把你們全部弄死,然而你們竟然還以為自己的技術很厲害,不過最終還是失敗了,我看那個時候如果暴露我就死定了,所以我才裝的特彆無奈......”

“可是,當時你媽媽也在那裡,還有明強,你怎麼就下得了手!”

“他們!我知道......但為了組織偉大的計劃,這種犧牲又算得了什麼,這些年,我也不知道為了我們的事業,死去了多少這樣的人了,包括我的朋友、同學,最後是親人。”

“可你知道嗎?高明強最後死的很慘烈,你們竟然連屍體都不放過!”

當時劉雨寧暴怒了起來,差點就當場流出了淚水,如果不是我按住她的肩膀,估計她可能會直接衝過去,馬上給高萌幾個巴掌!

“劉警官,其實我也很欣賞你的,你和何神探就是那啥,強強聯手,珠聯璧合的一對,不過你們也是組織最大的心病啊,所以今天藉著這個機會,我們要把你們從這個世界上清除,這樣組織的計劃就能順利進行了!”

我說:“你以為這個世界的華夏公安就隻有我們兩嗎?不!就算是世界上的所有人民警察都會同仇敵愾的,就在組織開始犯下第一宗罪行的時候,你們就已經被我們包圍了,你們這些犯罪份子,毀滅就是你們最終的出路!”

“廢話免說,勝者王後,敗者草寇!奴仆們,收割吧!!把兩個警察給我撕了,然後拿去喂狗!!”

“是的,領主大人!”那些魚鱗病人們,聽高萌的一聲令下,魚鱗病人們全體集中了起來,就彷彿被一位至高無上的帝皇下達了最高的命令一樣,全部紛紛拿起手中的武器朝著我們湧來!

我現在才意識到,魚鱗病人之所以會來到這裡,肯定是因為聽到了高萌的召喚,這些人本來就體強力壯的,加上卡西酮的作用,現在都變得異常凶猛,整個實驗室此刻就彷彿多出了無數頭野獸追趕著我們一樣,此情此景之下,讓我想到了“困獸之鬥”這幾個字。

冇錯!現在我們真的是被這些猛獸所包圍了,這一次他們集中起來,再也不會好像之前那樣隻是朝著一個方向走,而是針對我們展開了攻擊。

他們的手裡當時都是扳手、錘子、剪刀等武器,我們雖然有槍,但就算打光裡麵的子彈,估計現在也是九死無生。

我和劉雨寧背靠背地不斷扣動扳機,無數子彈好像穿越劇一樣,不斷髮出,就在那些魚鱗病人們要舉起武器齊刷刷地把我們放倒的一刻,周圍響起了密集的響聲,還有劍分開屍體的聲音,我知道是何景輝他們來了,本來他們就在附近緊盯著,一聽到這裡的動靜,及時出手。

同時進來的還有幾十名特警和武警,他們跟那些魚鱗病人們展開搏鬥,子彈都打在了魚鱗病人的腳上,病人一個個地跪在地上,無力掙紮著,然而此刻的高萌卻握緊了一瓶血清偷偷地從一處走廊上溜走了。

我和劉雨寧見狀衝開了那些魚鱗病人們追了過去,當時眾人被無數魚鱗病人們纏著,暫時也不能動彈,隻有我們殺出了血路。

在剛纔高萌逃走的走廊上,我們還能聽到她逃離的腳步聲,隻見她的背影此刻出現在了走廊末端的一處門板上,她發現我們追來了,竟然回頭對著我們輕蔑一笑!接著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個抓鉤往頭上的一處平台伸了出去,嗖的一聲高萌被整個人帶了上去。

我們追到那平台下方的時候,她早就已經不知去向,我們隻好在下方打開了一道門,直接穿了過去,繼續跑,來到了這個實驗室的一處設備室裡,這地方內部都是一些破舊的機器還有一些針管、藥瓶什麼的,極其混亂地擺放在這裡,應該說這裡的是雜物房還差不多,我們踩著那些垃圾走出了一個門,從一處護欄上跨了過去,剛好見到高萌從頭頂的一處走廊出現,我們連忙經過樓梯上去,但來到走廊上的時候,高萌已經進入到一處控製室之中了。

我們想打開門進去,然而卻發現門被反鎖了,我一槍打爆了門把手,兩人同時用力拽開了門,往控製室裡走,此刻才進去,我們就發現無數的電腦螢幕出現在牆壁上,這裡不知道放置了多少電腦,而且整個實驗室的所有監控畫麵都能在這裡看的一目瞭然。

我對著一個螢幕,發現幾名警察不知道怎麼的跑到實驗室的其他角落了,現場有許多魚鱗病人,一下子就把他們包圍了並且按在了地上一陣暴打......

“該死!”我和劉雨寧都最看不慣這種畫麵,但現在又能怎麼樣,那螢幕顯示的地方距離我們很遠,暫時隻能放棄了,我們朝著控製室另一邊的門衝了出去,此刻竟然進入到一處洞窟。

我們當時都意識到高萌肯定是想經過這裡逃跑的,當我們從洞窟內跑到外麵的時候,發現一片海域出現在眼前,高萌當時已經上了一條飛翼船了。

這些混蛋,甚至已經準備好了給她逃跑的工具,我們跑到海邊的時候,她已經開出去一段距離了,她回頭對著我們做了個勝利的手勢,隨後又是標誌性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