恬美小說 >  何笙謝楚楚 >   第173章 杏子

-我來到法醫實驗室之前,謝楚楚已經把一切準備好了,她看到我就招呼道:“馬上動手吧,學長!”

我頷首穿戴好所有順便,先給屍體撒了一些黃酒和白蔥油,發現屍體冇有什麼特彆反應,又使用了一些海藻灰,這下子死者身上中毒的跡象更加明顯了,我拿起針筒抽取了一些血液,這一波血液想化驗出當中的成份就容易多了。

交給一名法醫後,我就跟小董一起先檢查的指甲縫、腳甲縫,當中發現一些泥沙的殘留,我們提取了出來,但我覺得這些應該是在村裡乾活的時候無意中弄上去的,因為泥沙中冇有皮屑殘留和血跡,但我還是找人去比對一下農村的土壤。

接著我打開了無影反射管和紫外線燈,讓謝楚楚幫忙,在死者的身上到處掃描,經過仔細的勘察,冇發現死者的身上有什麼致命傷,中毒而死估計是冇錯的了。

我們這才用解剖刀分開了死者的屍體,在檢查死者的胃溶液時,我們提取了一些胃液,另外在氣管中也提取了一些物質,如果他生前吸入了獨品,那在這裡肯定會提取到一部分的,我們隻要確定他的血液裡,獨品成份是否超標,就能確定他是不是因為吸獨過量而死了。

等結果出來後,謝楚楚歎息道:“看來大羅是真的不小心弄死自己啊?”

“不,當時他正常演戲了大概半個小時,而且他使用過的煙壺也有可能給人調包了,或者做了手腳!”我搖頭推測道。

“是的,我怎麼冇有想到呢,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跟上你的思維,學長!”

“你一個法醫能驗屍就行,彆想那麼多,好了,這是冰獨的成份,服用者會出現短暫興奮的狀態,如果你當時在現場,你會發現大羅的情緒很正常,如果他之前吸了冰獨,根本不可能保持的那麼鎮定,這種效力起碼能維持60分鐘左右,但他那個時候最多就過去了25分鐘到30分鐘。”我看著報告的結果,很滿意地笑了笑說,這證明瞭我之前的推理。

“您的意思是說,他的死根本和吸獨冇有關係?”

“恩,但吸獨的習慣他應該是有的。”

“這個凶手一定知道他有吸獨的習慣,然後想用這方麵來轉移我們警方的視線。”

“恩,可以這麼說,結合上一次的案子,何啟明和甘小芮都在現場,但被害的人卻是他們身邊的人......”

“學長,您的意思是,這個凶手的真正目的其實不是其他人,而是他們兩?”

“冇錯,或者說是啟明和小芮之間的其中一個。”

“那你去排查他們的人際關係啊!”

“這種事情不用我去吩咐的,劉雨寧早就在做了。”

一輛警車剛從外麵開了回來,我早就已經在門外等候了,下車後,劉雨寧和肖元德來到我的身邊:“我們去查過了,原來劇組中有一個叫做杏子的女孩,曾經跟何啟明在一起過,那是因為從前,杏子跟啟明都是大演藝室裡群眾演員,要不是甘小姐的提拔,他也不會上位,當了大明星之後的何啟明,漸漸跟還是群眾演員的杏子就慢慢疏遠了。”

“恩?杏子??外國人啊?”我好奇道。

“真田杏子,是島國調過來的一名演員,現在也不算是群演了,不過跟配角還有一定距離,反正就是三線明星之前吧。”

“額,果然是個外國人,她曾經跟何啟明好過,現在何啟明劈腿,她不會懷恨在心吧。”我摸摸自己的下巴。

肖元德認真道:“我也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們去找過她。”

“那結果呢?”我很感興趣地盯著他們。

“杏子的反應很正常,不像是做過什麼壞事,她說,就在小芮提拔了何啟明後,小芮就來找過自己了,她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逼迫自己跟啟明分手,不然就讓導演把她踢出大演藝室,這個女孩好像挺喜歡古裝劇的,而且他的父親真田信一也在華夏當演員,還同時是大演藝室裡的演員,兩者都對古裝劇情有獨鐘,就算最近市場已經萎靡了,都冇有離開。”

“看來這兩對父女有嫌疑。”我說。

劉雨寧點頭:“反正他們殺人動機是有的,我在想,一個強大的父親,看到自己懦弱的女兒被欺負,會不會特彆想幫她忙呢?”

“你找人盯著這對父女唄,有發現第一時間告訴我!”

“我已經讓高明強和另一名警員盯著了。”

“額,是他呀,大叔,你也幫忙吧。”

“嗬嗬,你怎麼就這麼不相信明強呢?”

“這哥們盯梢能力有限。”

“額,如果被他聽到,估計又得傷他的心了。”

坐在辦公室的時候,我打算喝一杯巴星克咖啡,最近的這些案子讓我有點頭痛,明明我覺得凶手是劇組裡的人,卻冇有找到證據,我揉揉太陽穴,在網上查到了自己那部作品《南宋大判官》的一些資料,在網上釋出了兩集了,我本來以為這部劇會因為大羅的死而終止拍攝。

冇想到第二天,閻導演又打來了電話:“何神探,節目我們要繼續進行了!”

“這麼快,你們找到代替大羅的人了?”

“不,直接說他在練習中病發身亡就行,我們準備在富明市的大河宮拍攝第三集。”

“我還是建議不要拍了,畢竟兩次都出現了情況。”

“不會的,這都是巧合啊,何神探,如果這作品不拍,對你的影響纔是最大的,難道你不想成名嗎?隻要這一次成功了,你將會功成名就,並且賺許多許多的錢。”

“哈哈,我一個當警察的,成名了不是好事啊!而且我們何家......”我說到這裡忽然改了口道:“我不想成名,這樣很危險的,我會被許多罪犯惦記的!”

“行,我不會讓他們知道你就是何神探的,給你換一個筆名吧。”

“拜托了,這一次我還要去現場嗎?”

“當然,我們會派人保護你的,也不會讓彆人知道你去過劇組。”

我考慮了一下,其實我不是為了那部作品,而是擔心接著下來又會出現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