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我若有所思的模樣,老三用左手用力捏了一下我右邊的臀部,豎起蘭花指,妖嬈地說道:“我家的小奶狗,你在想什麼呢?”

我內心一陣狂吼:“不要打我的臀部好不好?”當然我冇有這樣說出來,撒謊道:“冇什麼,忽然覺得協會的生活很刺激,很適合我!”

“哈哈,真是相見恨晚啊,如果我們能早一點見麵,我就不會把自己的青春浪費在大鴻身上了!”

“額,你跟大鴻是一對?”

“是的!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我去!你這個死娘炮!我內心早就已經咒罵老三祖宗十八代了,但這傢夥感覺可以利用,我冇有攤牌,隻能妥協。

他帶著回到了之前唐老九的辦公室,不過他的人現在不在這裡了,我卻發現大鴻一臉訕笑地站在那裡,看到我又開口說了一句:“我是大鴻!”

我咳嗽了一聲,故意說:“我是奶狗!”

老三被我逗笑了,捏了一把我的臉蛋說:“你們兩以後就是我的小跟班了!”

我臉上掛著溫厚的笑,但心裡卻想著那裡有個洞,我直接鑽進去算了。

“好了,唐老九應該是有事出去了,我帶你去另一處基地吧,那裡有電腦,可以分配任務!”

“好!”

說著大鴻又準備開車,這一次不是摩托,而是一輛勞斯萊斯,之前的已經很嚇人了,現在還來勞斯萊斯,這協會裡的人肯定是乾什麼非法勾當,不然那來這麼多錢。

我上車後,大鴻一路說了幾次“我是大鴻”我都冇有搭理他,老三卻使勁地在後麵朝著我的脖子吹氣,幸虧我聰明堅決要坐副駕駛,不然估計現在絕對被他摟在懷裡使勁親了。

經過一段距離,我們好像來到了更加偏僻的地方,這裡好像已經超出富明市的範圍了吧?

車在一處荒山附近停了下來,我聽到有微弱水聲傳來,大鴻出來後,我也跟著下車了,老三興奮地來到我的背後說道:“到地了,這是我們另一個基地,進去吧,我等下讓他們跟你認識!”

這些人的窩點估計不少,我現在隻能先進去看看情況了。

我順從地跟著老三和大鴻,他們很熟悉地拿出磁卡打開了眼前一座府邸的門,這裡到處都被高大的銀色護欄覆蓋著,還有不少的草叢生長在附近,河流的聲音好像就是從府邸庭院傳來的,一條很寬敞的河經過了彆墅,流到外麵。

府邸的樓閣設計的很古老,一些窗戶裡散發著幽暗的藍光,屋簷和門板等都好像是宋朝風格的,我還看到兩個穿著宋朝服裝的人站在大廳的前麵。

一下子我感覺好像回到了古代一般,也不知道這個屋子原本的主人是做什麼的,為何要把自己家裡設計成這樣。

不過我認真再看一下,這屋子好像不是後天設計的,應該是本來就這樣,是一座曆史悠久的古宅。

我們進入到屋中的大廳,本來以為會看到一些很古典的傢俱,冇想到卻聽到了劈裡啪啦密集的敲擊鍵盤聲。

無數的技術人員,竟然在那裡瘋狂地對著電腦操控著,看他們的樣子好像很忙碌。

老三就帶著我來到大廳的中間,閉上眼睛很滿足地說道:“聽著他們敲擊鍵盤的聲音,是不是內心也很興奮!”

“很好,我感覺血液中的動作細胞都全部被啟用了!”我附和道。

“是的,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也是這樣想的,看來小奶狗我們真是心有靈犀啊!”

我不想回答,注意力都在那些技術員的電腦前,我發現他們竟然能看到整個富明市的天眼係統,而且還可以放大每個屋子的一些內部情況,當然那些都是家裡安裝了探頭的屋子。

太可怕了,在這裡,好像大部隊的家庭都冇有**了。

我甚至看到幾個哥們正在看著彆人洗澡,露出一副壞笑,還有幾個人則是在跟其他人下達命令,發現我好奇的樣子,老三卻突然鼓起了掌說道:“你們先停下手頭的工作,這是我的新下屬奶狗!大家都來認識一下!”

許多人連忙轉過身子來,但還有幾個人彷彿根本不理會一般,老三氣沖沖地走了過去,狠狠地把那幾個人的耳機拽在地上罵道:“我剛纔說的話你冇有聽到嗎?”

“你做什麼?你這個死娘炮!”一個哥們一拍桌子憤怒地反駁道!

“你再說一次!我讓你馬上滾!”老三吹鬍子瞪眼地罵道。

“哈哈,說你又怎麼樣,整個協會都知道你是娘炮!”

“你!”老三直接一巴掌呼了過去,那哥們竟然被他直接打歪了脖子,撞在了一台電腦主機上,並且鼻子都出血了!

然而其他人根本不敢幫忙,因為大鴻一腳踩在了那哥們的脊椎上,那傢夥發出了一陣慘叫,就昏迷過去了。

這大鴻可是恐怖,這一腳下去估計有好幾百斤的力量吧。

以後我不能跟他正麵衝突,不然他估計一根手指頭都可以把我彈死了,不過這種人可以利用,我心裡有了另一個更加保守的計劃。

想著我就安撫了一句老三:“彆生氣了,那傢夥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我們來說正事吧!”

因為我的語氣很緩和,老三哼了一聲,轉頭對著我卻露出了非常曖昧的神色:“我就知道小奶狗你對我是最好的,行了,你們幾個都教他一下,我們內部的係統是怎麼操作的。”

“好的!老三!”好幾哥們回答著,大鴻把剛纔踩自己踩倒的那個人,直接扔了出去,我內心有點不安,在這裡估計不能反抗,不然大概率會被打殘。

我跟著幾個哥們瞭解了一下協會的係統,發現當中竟然是一個很粗糙的網絡遊戲,我一開始不怎麼看的懂,但老三說:“你以為我們會用正規的聊天軟件啊,這樣會很容易被髮現的,但在這個我們自製的遊戲中,一邊交流暗中釋出任務,同時進行遊戲的話,那就很難被髮現了,這款遊戲是我們的技術員共同研發的,我們自己命名了,叫做罪惡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