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風想了想,歎聲道,“事已至此,唯一的辦法就是拿出讓市府滿意的設計草圖了。”

如果動用權利,他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

但這是正常的商業競爭手段,陳風不想因為自己擾亂市場秩序。

隨後,他看向張耀東,“張總,之前我讓你給我羅列全球頂尖設計師的名單,你準備好了嗎?”

張耀東立刻遞過來一個厚厚的檔案夾,道,“陳先生,這裡麵是全球排在前三十名的設計師,和他們的工作室。”

“裡麵詳細介紹了他們的資料,並且還有他們的成名代表作。”

“陳先生您看一看,我們去請誰?”

陳風點點頭,道,“這樣吧,我等下慢慢看,現在時間不早了,你們都早點回房休息吧。”

“明天我再跟你們說。”

等眾人離去,陳風一個人開始翻閱資料,儘管陳風對這些設計師不清楚,但他們的代表作卻在全球都很有名。

比如悉尼歌劇院,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等等,都是一個大城市的地標性建築。

看了很多,陳風有些糾結,應該選誰最好呢?

他對這些不是很懂,最後看了半天也冇看出結果,索性直接把檔案夾給丟在了一邊,然後給相門門主寧北發送了一條資訊。

“給你個任務,幫我聯絡一下全球最好的建築設計師,我要求他一個星期之內,來到羊城找我!”

寧北秒回,“道主,你要乾嘛?蓋彆墅嗎?蓋彆墅也冇必要請這些大咖給您設計吧?太奢侈了!”

陳風回道,“少廢話,不是蓋彆墅,隻是給自己蓋一座地標性大廈而已。”

“臥槽!”

寧北直接爆粗口,“道主牛逼!不過也是,咱們道主是誰,蓋一座地標性大廈給自己住,才能配得上您的身份!”

“放心,這點小事我保證給您辦妥!”

“對了道主,您現在還缺錢嗎?咱們的錢太多了,多到了都冇地方花!”

“要不我先給您轉一千億?”

陳風無語,道,“不用,再說了,申城的那家銀行不也是我們投資的,冇錢我去那裡貸款。”

寧北笑了笑,“行,反正都是您的錢,您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吧。”

結束了與寧北的聊天,陳風鬆了一口氣,然後激動的給唐瑾萱打了一個視頻電話。

因為這幾天有些忙,他都冇時間跟唐瑾萱說話,心裡不免有些想念。

並且現在事情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剛好可以把這個好訊息彙報上去。

視頻接通,唐瑾萱正盤腿坐在床上,臉上敷著麵膜,問道,“乾什麼?”

陳風忍不住笑道,“老婆,你這麼美,還需要敷麵膜嗎?萬一這些化妝品,破壞了你的皮膚怎麼辦!”

唐瑾萱白了陳風一眼,道,“當然不會,這可是我們自己的公司研發出來的一款中藥生物麵膜,我們的產品,要是連我這個老闆都不敢使用,那如何能賣給消費者?”

“賺錢可以,但不能昧著良心!”

陳風讚同點頭道,“老婆說的冇錯,辛苦你了,愛你,麼麼......”

“肉麻!”唐瑾萱給了陳風一個白眼,然後又問道,“你那邊的事情辦得如何了?”

陳風立刻笑道,“這不是正要給你彙報麼,哈哈,目前我們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聽到這話,唐瑾萱有些不敢相信,疑惑的問道,“難道你給我們集團找到總部了?那我們什麼時候搬遷過去?”

陳風搖了搖頭,道,“羊城豪門林立,錯綜複雜,想要在這裡站穩腳跟,非朝夕可成啊!”

“最主要的是,不起眼的地方我們看不上,因為那樣的話,會影響企業的發展和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