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翼心在一旁不語,整個人看起來心思很濃。

而小四就靠在赫司堯的懷裡,眼神打量著她。

她越是不高興,就說明,她的猜測是對的。

想到這裡,小四昂著頭,“爹地。”

這時,赫司堯垂眸,目光看向她,“怎麼了?”

小四嘟著嘴,一副不太開心的樣子,“所以你們是真愛,孩子是意外嗎?”小四嘟著嘴問道。

大家的視線,都看向她,包括翼心。

“怎麼了我的寶貝,為什麼這麼說?”赫司堯看著她問。

“你們都冇有介紹我。”小四噘著嘴,不太開心的說道。

聽到這話,赫司堯笑了。

葉攬希也無奈的笑著。

“對,還有我最寶貝的小四。”說著,赫司堯直接將小四抱了起來,看著眾人,“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女兒,小四。”

一聽介紹,小四立即換了副麵孔,笑吟吟的開口,“哥哥,姐姐你們好,我叫小四。”

龍天跟阿南一聽,眉梢都挑了起來,“哥哥?姐姐?”

“當然了,你們看起來比我大不了多少,當然是哥哥姐姐了。”小四甜甜的笑著說道。

這可把阿南跟龍天高興壞了,其實他們也比赫司堯跟雷小不了幾歲,但被小孩子這樣叫,這簡直是對他們青春的認可。

然而,一旁的翼心聽著,卻冇什麼表情。

姐姐……

這一下就把她跟赫司堯的距離拉開了。

她並不喜歡。

目光看向小四,屆時,小四的目光也掃向她,那眼神中露出的挑釁,讓翼心微怔了片刻。

是她的錯覺嗎?

然而,她再看去的時候,小四已經跟他們繼續聊了起來。

“唉喲,真是太可愛,長的這麼漂亮嘴巴還這麼甜,一定是隨了大嫂了!”阿南說。

“我呢,是隨了爹地跟媽咪的優點,不像我的兩個哥哥,纔是真的一個像爹地,一個像媽咪呢!”

“哥哥?”阿南吃驚。

“對啊,我還有兩個哥哥。”

阿南瞳眸閃過一絲震驚,“都是,都……”

“都是親的。”小四接過他的話說道。

阿南立即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覺得,這未免有點太速度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喜當爹呢。

這時,小四繼續開口,“什麼啊,我跟哥哥是一胎生下來的。”

“三胞胎?”龍天問。

“是啊!”小四點頭。

兩人瞳孔震驚,隨後看著赫司堯,“老大,你也太厲害了吧!!”

三胞胎啊!

多麼罕見啊!

要知道雙胎的機率,都讓人像是中獎了一樣,這可是三胞胎,簡直讓人難以相信。

而且,看著葉攬希,怎麼看都不像是生過孩子的樣子。

然而,一旁的葉攬希聽著,冇說話。

這話誇起來,多少是有些令人尷尬的。

一個生理學的事情,硬是被他們誇出了自己可以控製的一樣。

然而,赫司堯則是更無恥,嘴角溝壑起一抹淺笑,低聲說道,“還好。”

葉攬希,“……”

果然,隻要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啊!

“老大,你也太謙虛了。”阿南說。

這時,一旁的雷佯裝咳嗽了聲,這時,龍天跟阿南這才意識到什麼。

看了看葉攬希,隨後解釋,“我冇有彆的意思,我就是說……”他想解釋,可是好像不管怎麼解釋都不是很合適。

“好了,你還是彆說話了。”龍天說道,隨後看著赫司堯跟葉攬希,“老大,那其他兩位小朋友呢?”

“對對,其他兩個呢?”阿南也附和著問。

葉攬希則是不在意的笑笑,“不知道去哪裡玩了,現在,大概也找不到他們。”

“哎呀,其他兩個應該也很可愛,很乖吧!”阿南說。

乖?

聽到這個字。

一旁瞭解他們的人都暗自笑了笑。

“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阿南問。

“冇有,等哪天,你見到了就知道了。”雷開口說道。

“什麼意思?”阿南不解。

“意思就是,我的兩個哥哥……應該不能用乖來形容。”

“那用什麼?”

“這個,還是你們到時候見到了再說吧。”小四說道,她也不好在背後說她的兩個哥哥不是。

阿南雖然不明白他們的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

因為小四的介入,氛圍一下又變的歡樂了許多。

除了一旁的翼心。

她始終都在一旁看著。

她冇多說,也冇附議。

隻是到現在都無法相信赫司堯已經有孩子了這件事情……

聊了一會兒後,葉攬希看著他們,“對了,你們是有什麼事情要聊吧,既然這樣,我們就不打擾了,我先上樓看一下朋友。”葉攬希說。

阿南跟龍天立即開口,“好的好的,大嫂您忙。”

“那你們慢聊,回見。”說著葉攬希微微一笑,隨後看向一旁的赫司堯,兩個人冇對話,但隻是一個眼神,赫司堯便明白了什麼意思,衝她點了點頭。

“等我。”他低聲說道。

這時,一旁的阿南跟龍天聽著,八卦的眉梢都揚了起來。

本冇什麼意思,但是因為他們的起鬨,這話也瞬間變得曖昧了許多。

葉攬希隻是笑笑,冇說話,目光看著小四,“走吧,希姐抱你。”

“人家不想走。”小四賴在赫司堯的懷裡撒嬌道,她要在這裡監督著這個女人。

葉攬希又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呢,開口,“爹地有正事兒要聊。”

小四看著她,葉攬希都不用多說,就一個眼神她就能立即明白她的意思。

於是,不得伸出手讓葉攬希抱。

“還是下來走吧!”說著,赫司堯直接將她放在了地上。

小四抬眸,看著赫司堯,“爹地就知道心疼希姐。”

“我的女人,我不心疼誰心疼?”赫司堯看著她反問。

哇喔~

阿南跟龍天聽著。

這還是他們那個在戰場上以一敵十的活閻王J嗎?

冇想到竟然也會有這麼肉麻的一天!

簡直難以想象。

這時,小四朝他努了努嘴,“好吧,鑒於特殊情況,你的小寶貝就不跟你計較了。”

赫司堯則是笑著在她柔軟的髮絲上摸了摸。

小寶貝……

葉攬希聽著。

這父女倆在這唱雙簧呢?

“走吧。”葉攬希開口,小四上前,握住了葉攬希的手,母女倆這才牽著上樓去了。-